zzz

澜洲旧梦(六)

惘世归墟:

谢谢大家的关心,感觉猴温暖,比心~
但我还是,想要虐一虐呢~(正直脸)
顺便新人物出场,文中除了机枢和逸真,基本不会再有原剧人物出现,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他们的名字好难听……(正直脸)
请原剧粉们不要打我……(扑通)
===我是我真的没忘记奶狗的分割线===


这话说的有些太过了,饶是羽还真也变了脸色。
风天逸看着他的脸突然前所未有的苍白起来,但并不争论,也不回应,只是默默收回了手,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这一脚踹的疼了。风天逸心想,土狗也是知道疼的,自己亲手把他赶走了。
他把机械小鸟的旋钮拧紧,却很久都没有放开。鸟身内部的齿轮已经咬紧却不得放松,发出了“喀喀”的声音,一颤一颤的想要挣脱他的手飞出去,却被他越握越紧。
但他最终还是松开了手,鸟儿得了自由,开始在屋子绕着圈飞来飞去。风天逸低头看着自己方才临的字,是华族文士的一句诗,已经被笔尖上的墨汁染成漆黑一片。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齿轮转完了一圈,鸟儿也停了下来,落在了那一片墨迹上,蓝晶的眼睛一闪一闪,如同夜里明亮的星辰。
风天逸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像是捧起什么珍宝一样,把机械小鸟放回了那个粗陋的杨木盒子里。


羽还真长了这么大,在天工部里第一次交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他才知道羽族里也有自己这样被称为“异想天开”的人,这让他特别开心。
比如和他走的最近的路然镜明,一心希望能做出拉力十五石的弓,尽管羽族最强健的战士也只能拉开十二石,但这并不影响他的热情,依旧每天拿着《天工记》计算弓背的弯曲弧度比例。
“还真!今晚咱们去城里逛逛吧!据说最近来了蛮族的舞团,姑娘们都可好看了!”
羽还真还在对着一桌子的金属碎片出神,路然镜明喊了他好几声才反应过来:“姑娘?”
“对啊!蛮族姑娘!”路然镜明一脸兴奋,“咱们这里的姑娘太闷啦,一个个好像是雪雕出来的。蛮族姑娘热情多啦!那腰!那腿!啧啧啧啧!”
他拿手比划着蛮族姑娘的腰,那架势好像他见过一样。羽还真笑了:“嗯,那咱们去吧。”
其实羽还真并没觉得羽族姑娘和蛮族姑娘有什么不同,反正只要是有姑娘对他笑笑,他都能脸红上几个时辰。但左右晚间无事,看路然镜明开心的样子,就陪他去吧。
秋叶山城虽然寒冷多雪,但不妨碍城中居民热爱生活。到了晚上,人们就升起夜照的灯笼,朦胧却明亮的光被琉璃灯折射出万千光华。而商贩们在这样的光中铺展开自己的货物,大声吆喝,吸引来往的行人。由于人羽混居,羽族现在也开始使用金铢银豪,而不是像以前一样以物易物了。
路然镜明就好像一只被关了很久的兔子,连走路都一蹦一跳起来。羽还真跟在他身后,看不出表情。
终于来到了蛮族舞团搭建的大帐,路然镜明拽着羽还真进去抢了个好位置,离舞台很近。羽还真看见身材魁梧的蛮族力士灵巧的调整了光照,整个舞台暗了下来。一阵清越的铃铛声响起,五六个穿着艳红长裙的女孩鱼贯走入舞台,她们浅棕色的长发和宝石络子一起编成了发辫,在光线微弱的舞台上闪烁,在这个飞雪的季节里,她们依然露出纤细的腰肢,大方的展示自己流畅的肌肉线条。
这的确和羽族姑娘不一样……羽还真心里暗暗的想。
随着雅托克琴声的响起,这些女孩开始旋转起来,她们的裙摆和发辫随着节奏飞舞,晃成了一片。羽还真看着她们明快的舞步,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突然他觉得有人在他头顶上按了一下。他急忙转过身,却发现喧闹的观众,轻快的旋律,跳舞的姑娘们都不见了。四周漆黑一片,也没有声音,就好像是一个独立于时间和空间存在的地方。
而在羽还真面前站着一个人,那张脸他再熟悉不过。
“风天逸?!”


开头的诗来自黄景仁的《绮怀》(是的我又偷懒了),全诗为: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缠绵思尽抽蚕茧,宛转心伤剥后蕉。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真是首苦逼的诗……
夜照:古时萤火虫对别称。




评论

热度(33)

  1. zzz惘世归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