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荣少的桃花(第八章)

一个大写的污:

我说过承德部分,我就原创了,所以看过箭在弦上的亲,不要纠结剧情,不要纠结里面这个挂了,而我这里没挂的角色。


明天晚上加班,停更一天,周五更,周六和周日两天之间不确定哪天更,一般来说是周日更。


肉渣的污部分


 


第二天一早,荣石却被许一霖气到了。


“你要搬出去?”荣石声音都大了起来。


“我在荣公馆呆的实在是太久了,现在身体养好了,也没理由再待下去了,我想和夏禾过自己的生活。”许一霖说的理直气壮,但是却没看荣石。


“你……你这是……”荣石气的说不出话了,“你这是针对我!”


“我针对你什么了?”许一霖道。


“你,你没针对我,你搬出去做什么?”荣石吼道。


“荣先生!”夏禾一说话,荣石便没了气性,“非要说明白了你才甘心么,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不清楚么?都说开了大家有意思么?”昨晚她起夜,正好听到了许一霖和荣石做的事儿,心里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我们离开一阵子,对大家都好。”


“好好好!”荣石气极反笑,“就!依!你!们!”说完便摔了东西走人,留下许夏夫妻,荣家姐弟和索杰面面相觑。


“院子里怎么那么闹?”夏禾问道。


“来了几个日本兵和伪军,说竹木将军找我哥。”荣树道,我哥从不给他们好脸色看,说完他看看窗外,又摇摇头,“不,今天他们格外倒霉,比遇到我还倒霉!”


 


承德城里新开了一间胭脂水粉铺子,当家的是个儒雅的少爷,姓许,平日里的掌柜倒是他那精明的老婆,外加几个下人,过了一阵子,许少爷的夫人生了两个闺女,一个姓了许,一个姓了夏,说是为夫人家也延续香火。许记水粉铺的胭脂质量好,香味儿持续时间长,还不冲,那些个姑娘婆子都爱去他家买,水粉铺子越开越大,许家便买了几个仓库用来囤原料和货物,听说荣家,鲁家等大家小姐也经常光顾,私下里有小道消息说这间铺子有荣公馆关照,因为那些收保护费的黑道和伪军从来没有敢去许记水粉铺勒索敲诈的。


“荣意,你再看看这个,这是一霖前些天配的,你找几个姐妹试试,看看怎么样,给提提意见。”夏禾拿了几盒胭脂给荣意。


“好咧。”荣意拿了那胭脂,看了看床上的两个女娃,喜欢的不得了,索性拿着红彤彤的胭脂盒字逗弄孩子。“妞妞们要过周岁了吧?”


“下个月过周年!”夏禾笑了笑,忽而看向门口,“回来了?”


进来的是许一霖,手里拿了几个瓶子,“是,回来了,荣意姑娘你来了。”


“许少爷好。”荣意笑道。


“你来的正好。”许一霖笑道,“除了胭脂,你再带这个回去。”说完把那几瓶东西给了荣意。


“这是什么?”荣意接过那些东西。


“香水!”许一霖认真道,“现在不都兴这个么,那些个阔太太都爱喷香水,什么明家香,上海货,我也试着调了几瓶,你带回去试试。”


“那太谢谢许少爷了。”荣意笑的开心。


“这有什么。”许一霖笑道,随后拿了拨浪鼓去逗孩子。


“对了许少爷。”荣意放下香水,拿出了几个本子,“这是我哥让我带来的,是他从南边买来的香水配方,说你正好在这里制香水,可以给你作参考。”


许一霖接过那几张单子,看了看,脸上似挂着笑意,却又有些别的意味在里面,荣意看不明白,倒是夏禾似笑非笑地看着许一霖,最后许一霖将单子放在桌子上,又摩挲了几下,对荣意道:“谢谢你了,荣姑娘。”偏不提荣石。


“这有什么谢不谢的。”荣意道,“对了,过几天有几个义勇军将士要来运物资,现在小鬼子都盯着我们荣公馆,所以那些货和人……”


“还和以前一样,在我这里落脚就行。”许一霖放下拨浪鼓,端起了一杯茶。


“现在是习以为常了,想当初在桃花镇,你们荣家在我们那里放医药物资,我和一霖知道了吓得和什么似得,好像是放了贼赃一样。”夏禾笑道。


“怎么就是贼赃了,要说贼,那些人才是贼。”许一霖道,夏禾和荣意知道他说的是日本人。


“那就多谢许少爷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要走了。”荣意起身道。


“等等。”夏禾道,“荣大少爷最近怎么样了。”说完她瞧了许一霖一眼,对方仍在陪着孩子玩闹,也不知道在意不在意。


“还是老样子,为抗日的事儿操心呗。”荣意叹道,“两个月前,他出了城外见了一航姐一面,还闹了个误会,搞得徐二航以为我哥喜欢她,还要我去给他说明白。”


“哦,这样啊。”夏禾道,复又闲聊了几句将荣意送走了。


“说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待荣意走后,许一霖道。


“我不问,你不就不知道么?”夏禾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大妞妞要吃奶,她就解了扣子给孩子喂奶,二妞妞哭闹要换尿布,许一霖便给她替换。


“我知道这些做什么?”许一霖白了她一眼。


“好好好,你不想知道!是我多嘴了。”夏禾拍了拍孩子,“那人家给的单子你怎么办?”


“你别管了,我自己处理。”许一霖给孩子换完尿布,洗了手,拿着单子回书房,细细看了起来。


 

评论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