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荣少的桃花

一个大写的污:

第一章


    夏禾所在的小镇,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大,镇子虽土气,但处在南方几个重要城市之间,是几个城镇南来北往的枢纽,所以意义上也就显得有些微妙。此刻,这南国的小镇来了一位北方商业巨擘,也是在小镇的商业街炸开了锅,更何况荣老板不光在商业街赫赫有名,在黑道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一时间镇子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盘算着怎么巴结上这等人物,九月初九这天镇上的官员,有名的商家老板设下宴来邀请荣石,席间亦有些黑道人物,甚至那东洋的,西洋的过来做生意的人士亦有出息。


 


    席间的宾客有好多在镇子上都是顶天的人物,跺跺脚小镇可以抖三抖,可在荣石眼里却是些小虾米,他是看不上这群土财主的,只要他动动嘴,他手下的几千个兄弟就可以血洗整个小镇,不过虽然他有这个能力,现在却也坐在席上,微笑着点头,应付着这些土财主,小虾米,没办法,常绿林这个杂种骗走了他的家产,他手下还有几千弟兄要养,来这个小镇,他一是为了做一笔大买卖,二来有些抗日的军火需要在这里转运,而转运军火,正好需要这几个土财主的仓库作掩护,所以现在他还需要对几个镇子官员的示好有所表示,所以席间向他敬来的酒,他自然是照单全收了,可喝着喝着,荣石就觉得这酒不对劲了。下了酒桌,他弟弟荣树凑到跟前和他耳语了几句,他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以方便为由退了席。


 


    荣树探听的消息是,日本人在酒里下了药,他们本就怀疑荣石来这边的目的了,那接头交易的信物在荣石身上他们一时半会儿拿不到,正好派了个东洋女特务来,想借着春药勾引荣大少爷,趁着欢好的时候搜搜荣少爷身。我荣石这近三十年风里来雨里去,什么风浪没见过?荣石心里冷笑,他在黑道帮派混迹的这几年,什么莺莺燕燕没见过,只因为钟情于徐一航,其他女人是看也不看一眼,日本人这么算计他,他也是动了真怒,横竖打了要会会敌人的谱,往后院走去,却不知南方的园林弯弯绕绕多,偏在一个路口拐错了方向。


 


    许一霖这一日正好得闲,镇上的人去宴请一个什么北方来的大人物,他家在镇上虽说是有几个钱,但毕竟是做胭脂水粉生意,也不是什么响彻南北的牌子,还不够资格去那种宴会,许父去北边进货了,夏禾在帮他看账本,他这不懂经济的少爷前几日正好听说那镇上摆宴席请的是南边有名的戏班子,他也带了身女旦行头去求那班主学戏,为的就是哄爱妻开心。这日,戏班子在台前唱戏,他就在后头练嗓,正练的起劲,门却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是个男人,比他将将高点,但身子骨却比他强多了,满身的酒气,看着也不像是南边的人。“你走错了,要方便的话,茅厕在院子西边,要回宴席需要再往前拐一个弯儿!”许一霖笑笑对那男人道,可说完就对上一双恶狠狠的眼神,愣是噎的他没了下半截话,他往后退了两步,男人就往前走两步,再退,对方再进,一时间竟退到了里屋,“你……你想干什么?”许一霖发了慌,“啊!”男人一个箭步上前,将他拥到了床上,“你做什么?唔!”戏装的绸带被对方拿来堵了口,绑了手,裤子被对方扯下来的时候,许一霖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他怕是要毁在这里了。”


 

评论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