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楼诚]局

葱油饼:

[大概两章就能完结的一个小脑洞]

[主情节和推理,通过对彼此的了解破了别人设的局的故事]

[楼诚太萌QAQ 脑电波交流soulmate感太戳我QAQ]





…………………………



医院的摆设很简洁朴素,主色调是白,让人心里凄惶,又觉得如临桃源,孤独而纯净。无论有多少隐秘的痛楚与悲哀,都可以暂时地放下来。



护士走过来,她的声音柔和,“阿诚同志,你可算醒了。”

病床上的男人脸色苍白,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护士,又意识到自己也许应该放轻松些,才缓缓道,“你方才,叫我什么?”

“阿诚同志。”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里是哪里?”

护士莞尔一笑,“阿诚同志,你不必再担心隔墙有耳了。这里是延安。”





男人皱起眉头,“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他最后的记忆是在上海的火车站台,他要送走一位特使。他看着那位特使走上了火车,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没有可疑的人。他正准备赶回明公馆。

枪声响了。他担心是特使出了状况,冲上了火车。

然后呢,他想不起来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就是在这里了。



怎么会到了延安?大哥呢?他在哪里?特使安全返回了没有?



这里真的是延安吗?还是另有阴谋?也许这个护士只是想套他的话。



不过所有的疑惑在下一秒消失殆尽。



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神采飞扬地出现在了病房门口,笑容明朗,“阿诚哥,这下相信了吧?”



“小少爷。”阿诚朝他点点头,作势要起身。

“歇着吧,”明台快步走到病床边上,“你虽然没受皮肉之苦,但医生说你神智还有些模糊,怎么,都想得起来吗?”



阿诚目光炯炯,“该记得的总不会忘。”他说话间倒少了恭敬,“小少爷,要不您告诉我,我应该想起什么?”



他的神智非但不模糊,反而非常清醒。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他确信这不是由于神智的模糊或记忆的缺失,而是他确确实实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带过来的。他没有受任何伤,说明没有遇到过敌人,那么从他失去意识到醒来,都应该是自己人的行为。为什么明台他们要让他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过来,不能直接告诉他应该做什么呢?



而这一切,和大哥又有什么关系呢?



“要我告诉你呀,”明台倚在门框上翘着二郎腿,“你那列火车爆炸了,我们救你出来。”



“为什么要送我过来。”



“因为顺路,”明台脸不红心不跳,撒谎撒得真是得心应手,“我们本来要回延安,碰巧遇到你被爆炸炸晕了,就带你回来了。”



“真是麻烦小少爷您了。”阿诚微微有些怒气,他知道明台在说假话,而他迫切需要知道真相,“原本不必这么麻烦的,您大可送我去明公馆,何苦走这么远。”



“阿诚哥你可真聪明,我就没想到。”明台说。



阿诚实在忍不住明台满嘴跑火车,索性把话挑明了,“小少爷,我现在想回上海了,您不会拦着我吧。”



“我会。”明台说,“延安就是你家。你我都明白你的身份。”



“我不明白。”



“大哥早和我说了,你不必再隐瞒。”



“我不明白。”阿诚说,“我不知道先生和您说了什么。”



明台缴械投降了,“好吧好吧,我们不浪费时间了。你对这整件事知道多少?”

“明先生打电话让我去送一位亲戚,到了火车站有枪声。往后的事情,我一点也不知道了。”

明台腹诽,我家哪还有什么亲戚我怎么都不知道,“我碰巧路过,顺便救你出来又带你回延安的。”

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特使的火车碰巧爆炸明台又碰巧路过?

阿诚懒得戳穿他,顺着他的话道,“小少爷真是不怕麻烦,出任务的时候绝不能顺便做什么别的事情。”



解释得通了。从火车爆炸到救自己回延安,都是任务的一部分。

阿诚迅速检验了一遍推理过程,确认了自己的结论。



明台笑得尴尬,“阿诚哥,你不信我可以,但……”

阿诚打断了他,“但我总要相信大哥。”

任务的发布者,让自己去火车站,又安排明台去救人的人,只有明楼。

但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明台站直了身子,仿佛是为了增强自己的可信度,“炸火车是本来的计划,筹备很久了。但是去救人,还是炸火车之前几小时得到的任务。”



“嗯。”

阿诚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炸火车是他早知道的,但让他亲自去火车站却也是临时才接到的电话。

明楼临时增加了行动任务,让他去火车站,被明台救走,通通都是临时的决定。

而他居然被蒙在鼓里了。



明诚有一点淡淡的忧伤。“我不知道你们的任务。”

明台继续说,“大哥瞒着你一定有原因的。”他也许就是想送你来延安,毕竟在延安不必再重重伪装,活得轻松一些。

当然以明台对阿诚的了解,阿诚肯定不会撇下大哥一个来延安,所以明楼瞒着阿诚把他送到延安。



明台脑子里已经有了个狗血的故事框架,又道,“阿诚哥,你想想,大哥怎么可能会害你?肯定都是为了你好。就怕你不配合呗。”



阿诚怒极反笑,“小少爷,我和你都不了解明先生怎么想。不过明先生既然了解我,就不会玩这种先斩后奏的把戏。”



明台道,“阿诚哥,你也不好了解。还说是一维直线呢,我看你和我大哥一样,都是四维空间。谁知道你们脑子里都想什么?”

一维直线四维空间这些,都是当初骗明台拿文件的时候胡扯的话,当日里还说大姐是二维平面,如今讲来实在是物是人非。不过这番话也有阿诚的一番心思,他的立场是跟着先生走,大姐的立场在外是红色资本家,在家又是明家的一家之主,明台是军统的,但实则是共产主义战士,到了大姐与外人跟前又是纨绔子弟,不问政事。一维二维三维,本来也不是毫无根据的。



明诚忽然想到,大哥当时并不是面对面告诉他的任务,而是电话----那么他是以哪一维的立场下的任务?也许不是以延安的身份呢?



“他怎么通知你第二个任务的?”

“电台。”

“以什么身份?”

“……我不知道。”



明楼不是一个故弄玄虚的人--至少在明诚面前不是。现在他没来由的一通任务,愣是把阿诚从上海弄去了延安。

可疑,实在太可疑了。

这样没头没脑的安排,换个人都要相信明台的狗血推断了----明楼站在悬崖边上了,想把他的下属兼兄弟推得远点。

有情有义,感天动地。



可惜阿诚实在很了解明楼,明楼毫不拖泥带水,一旦做了决定,把阿诚拉到悬崖边上站在他身边,就不会再推开。

何况站在最危险的地方,并非是明楼给他安排的工作,而且他自己选择的信仰。

明楼没有权利把他推开。





TBC

希望今天阿诚能中枪(不)

评论

热度(47)

  1. zzz葱油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