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毫厘之差 · 番外]

RHunter猎虹者:

应众声终于彻底将游戏留言那个包袱填上,自己挖的包袱我自己填好【。不然再拖下去真是再也不会写了。我的信誉还是有的_(:з」∠)_


这次是毫厘的最后一见了,非常非常感谢,所有喜欢过毫厘之差的朋友。我还是很喜欢小新,那句“永远都是一颗灯,两颗灯,而后变成霓虹灯”的感受就是我对小新的感受(有点奇怪是的)。虽然我已经离开了圈子,可是我曾经也是爱过的(ಥ_ಥ)!望未来各自各有机遇,别来无恙


————————————————————————


除了太忙什么都好,助理在旁边翻他邮箱里的邀请邮件,他横在沙发上背台词,絮絮叨叨地一会儿把台词本拍在脸上,一会儿拍在膝盖上。


一边的小助理念叨他,“你自己干背记得住吗?现在还早,你去隔壁找xx对台词么,一起对着背才……”话说了一半忽然停住了,眼睛盯着电脑首页没了动静。


林一新横在沙发上还扭着头准备听她后半句。


半天没音儿。


“你看到啥了?”林一新问。


“……没啥,”小助理停顿了一下,立刻就不再说了。林一新觉得奇怪,自己起身过去看,屏幕上除了邮件页什么都没有。他迷了眼靠近了,“这封是什么邮件?”


“就是陈导那部的邀约。”


“哦……”林一新把台词本卷了个筒,直起身来使劲伸了个懒腰。“那我去隔壁找xx了啊,晚上吃夜宵了再来找你。”


“成。”小助理没有看他,只是点了点头。


时间过得真快,这个感受一年比一年强烈。林一新刷微博的时候看一个心灵鸡汤博主说什么,5岁的时候只有5年记忆,所以你活一年是活了五分之一的人生,觉得好长,但是六十岁的时候,一年的记忆只有你现在人生的六十分之一,就觉得好短。所以年纪越大时间过得越快,是自己的记忆在作怪。


但他之前特别讨厌心灵鸡汤,还嘲笑了这个博主好作。


没想到现在看来,明明是很久前都不再联络的人,却觉得好像昨天还在一起打游戏……这感受一定是错觉。


自从他的小助理开始整理他的邮件,就老是气压很低。他其实也没什么心情看这个小姑娘把他邮箱整理的怎么样了,只是随手好奇,陈导的邀约带着剧本初稿,小助理也还没发给他,他打开邮箱看了眼,想调出陈导的邀约邮件。


并没有?


陈导的邀约邮件依旧是上个月那封,昨天并有一封新的过来。林一新歪了歪头,疑惑着怎么回事,本来冬天就怪冷的,小助理不要莫名玩儿这种手法啊。是不是不小心删掉了?


林一新的鼠标点上了邮箱的备用垃圾站,这边都是害怕不小心删掉什么重要的东西,特地花会员价买的垃圾存储站。


打开之后林一新傻了眼。一溜的游戏客服系统邮件。


[您的好友 王校长 给您发了一句话,点击查看。]


这个游戏真是几百年没开过了,王校长……也是快有一年没有说过话了。想起当时的种种,自然不会再与他多做接触。而且那个时候,那个人也说再也不会跟他纠缠了。“老死不相往来”,林一新想到这句话,他们曾经因为这个吵过架的不是吗,老死不相往来……什么的。


但是快一年要过去,想到那时候的事,却像是昨天才发生过一样。冲浪时候的亲昵,还有那个……林一新沉了沉头,这个人在游戏里给他发的什么信息,小助理统统都删掉了。游戏系统自动发来他的邮件,大少爷自己知道吗?他八成不知道吧?


可能全是骂他的话。


想着就立刻关掉了网页。


已经三年了,不想在收到那个人的侮辱。


林一新把脸埋进手掌里,最近这一年风生水起,一切都在往好的发展,那个人自己也是一样的越来越厉害。所以呢,何必还要再回顾过往,只往前看多好,痛苦的过去都不再深究。这么想着就站起了身,离开了座位。


参加完通告,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东北,大冬天的戏在东北深山里拍真会要人亲命。林一新在山里认识很多大腕儿,导演拍他肩膀,“有出息,以后到处都是你的机会!”


说着机会,机会就又来了。


这次真的是陈导的新戏,剧本发到了邮箱,合同也来了。林一新开了邮箱把相关的都下下来,东北太冷,窗外的风呼呼地吹。


而他又看到了屏幕上的垃圾站。


……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呢?夜色已经深了,他盘腿坐在床上盯着发亮的电脑屏。最后他叹了口气,觉得饥饿,想要温暖的房间和香喷喷的火锅,想喝啤酒,想钻进热乎乎的被窝。也想要热带岛的暖风,烫手的海水,会被海浪冲起来的滑板。


炙热的手掌和双眼。


林一新猛地摇了摇头,他捂着自己的眼睛觉得好像陷入了怪圈。他们把这个叫什么?斯德哥尔摩?不,不对。


我是逃离了出来的,逃离出来的人。


所以才能相安无事地生活在这里。林一新忽然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没出息,他狠了狠心,那又有什么关系,坚强的人自然能接受的了灰暗的过去,而后鼠标移了过去,点开了垃圾站。


[王校长:你是要做这游戏里的雕塑吗?]


林一新点过去,竟然有几十条。


[王校长:你说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儿 ]


[王校长:你有什么不痛快我们能解决么,又不是说你非得一个人憋死 ]


[王校长:你这傻逼真是白瞎我浪费人手给你做这么个游戏人物 ]


[王校长:欸,你身后这棵桃花树做得真逼真啊……你看那树叶子 ]


[王校长: 你看到你后面的小松鼠了吗?这里竟然还有松鼠?我的游戏设计组还挺用心的么 ]


林一新愣着,某个早晨帮他收衣服的背影又浮现了出来。啰啰嗦嗦停不了口的唠叨,打针时捂住他眼睛的手。


“我教你,”海边的人把滑板放进水里,“我不怕啊,你也不用怕。”


“好玩吗?”那人问他。


[王校长:虽然知道你再也不会来这里玩儿了,但是觉得你留在这里也挺好的。]


林一新往下拉,看到一串凌乱的语言。


[王校长:傻逼,小气鬼,白痴,谁都信。谁都喜欢就他妈不喜欢我。]


[王校长:我又不是欠你的!]


[王校长:算了。]


[王校长:算了。]


下一个留言隔了一个月。


[王校长:算了算了算了我不会再犯傻了。随你便。]


而后。


[王校长:算了。]


每隔几周就有这么一条一样的发来。算了,他说,算了,算了,算了。


而最近的一条是三个月前。


[王校长:演得真好,你会越来越好的。你会越来越好的。]


[王校长:你什么时候回来?]


[王校长:你还回我身边来吗?]


[王校长:我喜欢你啊,傻瓜。]


林一新的胸口起伏,他想到这个人,混乱的面庞和断续的对白,那些幼稚又威胁地语言,那些偷摸的手段和刻意的举动。


还有这个他已经两年没有来过的游戏。


而现在已经是12月末了,上一次说话好像是一年前?他盯着留言板上的私信。


[我喜欢你啊,傻瓜。]


拍摄完了最后几个镜头,林一新收拾了东西回北京,北京连着下了两天雪,1月份冷到难以上街,林一新窝在家里休息,摆弄着手机,又逗弄狗。最后无聊地摊在床上,摸出电脑打开LOL,M果然不在线,啊……叹了口气,林一新给M发微信。


[来不来开黑啊~]


[哇你现在要开黑啊,我在外面呢,明天成不?]


[你干嘛呢?]


而后半天没收到回信。林一新看到M那边的正在输入保持了好久,想着M在干嘛呢有多少话要说。


[大少爷生日啊,你忘了?欸你肯定忘了嘛,也没关系的。]


M已经学会不询问他们两个的事,却好像仍旧不希望他们就这样闹掰,林一新不知道M眼里的大少这一年是什么样子,却这才想起今天是2号,今晚是大少的派对没错……和往年一样,通宵到明天,明天再全员去岛上。


往年他是一定会记得的,而且那个人也会一直叫他。


[你要不要给他发条生日快乐啊?]M问他。


林一新没回话。


[他之前想让我问你有没有空来派对,但是之后他又让我不要问。]M说。


[你不想发也无所谓啦,]M的信息一条一条传来,[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我觉得你一定有理由。我们明天开黑!明天几点?]


林一新抱着手机,忽然看到时间是23:56。那家伙的生日要到了啊……他蜷起腿靠着枕头,思考了好半天。床头的灯画出一个暖色的光圈,窗外漆黑的夜簌簌地落着雪。


好像某个夜晚某个人握着他的手的模样就发生在刚才,“如果我没有拉着你的手一字一顿地跟你说,那你千万不要信我。”


“我都是骗你的,之前的所有事,都是骗你的,你千万不要信我。”


而后那人拉着他的手,眼里的情绪将他淹没,“我喜欢你,这个是真的。”


林一新抱着手机,叹了口气。


[生日快乐。]


00:00.


-END-


P.S:游戏包袱填补。这次真的是最后一见了_(:з」∠)_


 

评论

热度(259)

  1. 6666666liehongzh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