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毫厘之差(8)

RHunter猎虹者:

——————————————————————————


 


“嗯……我……我找一下王**,他在吗?”林一新对着电话说。


“他还在睡。”对面的女孩子声音很轻,像是怕吵到身边的人。


林一新抿了抿嘴,没再说什么。


 


中午的时候大少爷主动回了一个电话过来,林一新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思虑了一会儿才接。大少爷的声音听起来不太痛快,但是林一新自己也不怎么痛快。


 


“你早上打电话了?”大少爷问。


“嗯。”


“有事要说?”大少爷又问。在林一新还没吭声之前又补了一句,“来质问我为什么揍你干哥哥的话你最好闭嘴,我没什么好说的。”


林一新半天没说话,如果对方这样说,那他真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果然是要质问“他那个干哥哥”的事儿,大少爷烦闷地把叼着的烟头摁灭在桌子上,木质的桌面上立刻出现一个圆形的烧痕。


“不然我就这么跟你说吧,林一新,”大少爷看了一眼外面的太阳,阳光刺眼,让他眯起了眼睛,“我本来是想跟你做朋友的,我也一直睁只眼闭只眼,给你台阶下。现在看起来没必要了。”


林一新握着手机听筒,立在片场的角落里,背后是繁忙的Staff们搬着各种道具的身影。


“朋友没得做就不做了,我们做敌人拉倒了。你的什么干哥干爹的我都管不着,但蹬鼻子上脸来挑衅我——林一新,不是我做人不厚道,我也烦了,你这怂样儿和你那帮狐朋狗友——烦。”大少爷脑子里浮现出那天B的笑脸来,一条狗,横竖跟他没什么关系的狗,“反正你不是一直想跟我撕破脸呢么,我给你个机会,你试试看,跟我撕破脸了之后是什么感觉,你试试。来,现在就开口,骂我两句,然后我们来看看后果。”大少爷的声音赖洋洋的,像是随口说着什么没意义的话,太阳太刺眼了,落地窗大块的玻璃外面是明媚的城市日景,大少爷靠在沙发上看着远处——云朵大片大片地被风卷动着。


林一新立在那里,像个无声的机器。他不敢说话,是的是的,他有一大堆脏词想扣在这人脸上,但是又无从说起——且无力无胆。


 


“死人吗,吱个声。”大少爷又点了一根烟,他本来不怎么抽烟的。


“……我……我……”林一新吞吞吐吐,你必须要承认这个状况有点吓人,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后果是什么,他只是个工薪阶层家庭里的小孩,他只能靠猜测去揣摩那些有钱人的心思,他们的权势,他们的破坏力——林一新不清楚,更不愿意拿自己试刀。


“……不……我,我没有想跟你撕破脸。”林一新软弱,他还是选择了妥协,就不说别的什么,如果这个人能大摇大摆地在街上打他的朋友,那么再发生一次也是有可能的——而什么都不要发生最好。


“现在是我要跟你撕破脸。”大少爷突然打断了他,“你上次不是说绝交吗?我本来对你挺好的,你也知道,我觉得你闹一闹就过去了我们还是好朋友。但是现在?如你所愿,绝交吧,咱们就撕破脸,以后我走的路上只要瞅见你我就不会给你留活路的,怎么样,满意了不?”


“……”林一新哽了一下,半天说不出后面的话来,“……王**,你等我回北京,回北京了我们好好坐下来谈谈。”


“现在想跟我谈了?”大少爷在对面笑了一声,但是扯到嘴角的伤口,针扎一样痛。“可我已经不想跟你谈了,从现在开始你就自己担着吧,咱没办法好好聚,也别想好好散。”


 


“林一新,我有没有能力搞你,你自己清楚,我只是不想。”大少爷的声音听起来嘲讽又不带感情,“我仁尽意尽了。”


 


“现在你可以质问我为什么跟你干哥哥打架了。”大少爷一句一句地下来,像铅锁一样勒住了林一新的喉咙。


“问啊,问问他伤势怎么样,我下手重不重?或者我们将近十个人打他一个的时候他什么表情?”大少爷冷呵一声,他在想象林一新那幅委屈的样子,听到这些话八成又在为那个B伤心——虽然自己也受了伤,但大少爷相信林一新根本想不起他来。


在林一新眼里他现在就是个恶棍无疑了。


 


“你之前说‘互不招惹’,林一新,你还记得吗?”大少爷的最后一句话赌气一般的吐露,在林一新听来,又只是像恶意地玩弄罢了。“互不招惹太无趣了。”


 


咔哒一声挂了电话,林一新根本没有明白。


 


林一新拍戏到凌晨,心力交瘁,想到白天那通电话,也是无从说起的担心。不知道还会怎样,就这样再也相互不招惹了吗?他倒在床上,忽然想起刚认识的时候,大少爷买给他的那个大眼仔的玩偶,不由得鼻子一酸。也不知怎么的,这个朋友交着交着,就成这个样子了。夜里又是好半天才睡着,胃里面抽着难受。


 


第二天又是拍了一个早上的戏,经纪公司忽然打电话过来给他,说是带他的那个经纪人F换了。


“为什么?”林一新有点纳闷,因为带他的人是他们公司里最好的那位经纪人,没有任何预兆地就不带他了?


“她辞职了,有公司挖她,立刻就跳槽了,真不是东西,完全不念旧的。”负责人在那边骂咧了一句,“之后带你的是**,这是个新人,你们互相担待一下啊。”


“……啊,好。”林一新回了话,心里却觉得奇怪,现在是他带新人了?如果经济人不是个狠角色,他也很难发展的啊。他顿了顿,还是想要问,“那个,那个,你知不知道F她被哪家公司挖走了?”


对面思考了一会儿,“我们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是万达。”


 


什么?


 


林一新愣了半天,疑惑了一下,就立刻开始努力说服自己F的撂担子跟大少爷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这么突然?”


“不知道啊,貌似说过去了年薪翻三倍呢。最近万达招人,好多人都跳槽了。”


 


应该跟我的事没什么关系。林一新挂了电话,紧紧皱着眉头。


 


林一新觉得他还是要早点回北京的,他真得需要跟大少爷谈谈。这不好玩,威胁别人,一点也不好玩。晚上刚回宾馆,就又接到经纪公司电话,说有部片子要他接,本来这部戏就一直在洽谈,说是跟台湾合作,还有他曾经跟他一起工作过的好哥们儿也参演,不过这部片子之前因为投资不足,一直没有被提上来。现在突然资金凑齐了,可以开始着手拍了,公司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把合同发给他看看。林一新说合同你们看吧,能行就签了,反正这部电影早就该签了。对面儿说了声成,林一新就去收拾了一下,休息了。


 


最起码到现在为止林一新虽然还在忐忑,但是也并未发现什么猫腻。


 


 


直到又隔了一天夜里,他的手机提醒他,大少爷艾特了他去做冰桶挑战。


 


这什么?


 


林一新不懂了,那天大少爷说话不好听,说是要绝交了,现在这又是在干什么呢?继续做朋友?林一新本来就笨,大少爷太聪明,这个人脑子里都想着些什么他实在是猜不到。现在该怎么办?忽略掉?就当做没看到,就像他说的那样,我不招惹,我不想惹事。


微博上一大群人在喊叫他,让他去完成大少爷点的冰桶挑战,只有林一新知道大少爷之前怎样威胁过他,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又意味着什么,他笨,只能选择躲。


 


他觉得很多事情只需要时间消磨也许就可以了,总有一天大少爷会懒得再理他,所有的事情都会不了了之。尔后他知道自己的堂姐被开除了。


他都忘了他堂姐是在万达上班的。他堂姐给他打电话,问他,你不是跟王**关系好吗?你能帮姐姐说几句话吗?


林一新懵懵的,貌似听到了一些什么“报表有错,但也不至于开除我啊,”“平时大家都会有这种错,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就不依不饶的…”“姐姐知道我这种小职位根本劳烦不到你去请那么大的人物,但是姐姐自己是实在不知道,在北京还有谁能帮我……”


林一新有点喘不上气。他的姐姐只是万达营销部门的一个小会计而已。不可能被那人注意到的,虽然他之前也老跟那家伙提,说我姐姐可在你公司呢,你得帮我照顾她啊。


 


林一新不敢想。


他想给大少爷打电话,质问他。


但是他无从下手,他不知道。


 


几乎是凌晨的时间,小助理忽然跑过来敲他的房门。林一新开了门,看到小助理在外面焦急地握着手机。


 


“你看到王**在微博上点你冰桶挑战了吗?”小姑娘门都没进就问他。


“啊……”他装着糊涂,“没啊,我都没开微博。”


“那个不是有时限的吗,不在24小时里做完就不成的,你快去做啊。”


林一新做出一个迷惑的表情,“一定要做吗?”他开戏有点辛苦,最近又有些感冒,而最重要的是,他和大少爷现在的状态,他要是接了反而更不能理解。


 


“别傻了,要做的啊,你不要惹投资方嘛,人家带着你一起玩儿,惹不高兴人家了万一人家撤资了呢!”小助理拉住林一新的胳膊,“我给你接桶热水,他们可看不出温度,我们趁着天黑赶紧浇了,省得夜长梦多。”


林一新还愣着,“投资方?”


“哎?你没看合同吗?”小助理推了推眼镜,“万达投资了你那部新电影啊,差不多是最大投资方了,要是他们撤资了整个剧组都玩完。”


林一新睁圆了眼睛,“又是万达?”


“怎么了?”小助理问。


“万达为什么要投资这部电影?”林一新莫名觉得这些不对,这是大少爷干的事儿,这不对。


“为什么?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挣钱呗。哎呀你就不要惹大角色了好吗,乖乖按照大少爷的意思把水浇了好不先?”小助理看着他,林一新才发现一个白色的水桶已经放在外面了。“而且刚才那个大少爷跟我……发了条短信,”小助理踌躇了一下说,“……说是你先浇水他们再做最后投资……嘛,肯定也是开玩笑的嘛,反正人家都艾特你了你就……”


“既然是开玩笑你这么害怕干什么?”林一新反问。


小助理愣了一下,赶忙掩饰道,“小新~不管他是不是开玩笑,做好了都会没事儿的,而且投资方不就是大牌么,谁让人家出钱呢,来嘛,又不掉一块儿肉。”小助理又是撒娇又是哄,“再说了,就算万达真得中途撤资,按照合同里扣掉30%,也就是人家损失几百万的事,那不就是王大少一辆车的价钱。可是咱不能这么玩儿啊,你听话嘛,来吧来吧。”


 


可是小助理不懂林一新在挣扎什么。


她不懂这就是所谓的尊严,这就是在林一新这里看起来完全就是另一回事儿的尊严。


大少爷就是在捉弄他,恶意地逼他低头。


 


“F姐为什么跳槽了?”林一新被拖到了外面的空地上,小助理打来了热水,招呼林一新站好。林一新忽然魂不守舍地问了这么一句,小助理愣了一下,也摇了摇头,“……有人说万达在招人才么,我们公司走了好几个精英级的人物。陈老板,还有高层级的X,都走了。”


“X都走了?!”林一新惊讶道。


“对啊,”小助理叹了口,“也不想想他们这种人都走了,我们剩下的可怎么办。万达也真是的,恨不得把我们拖垮。”


林一新眨了眨眼,点了根烟。


 


林一新在漆黑的夜里用车光灯把自己打亮,他把烟头碾灭在地上,看着凌晨一点模糊的街道。小助理抬着手机催促着他,他咬着嘴唇,一狠心提起桶。


“哗啦——”


4秒,水流冲破了最后的防线,悄无声息。


TBC

评论

热度(237)

  1. 6666666liehongzh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