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毫厘之差(7)

RHunter猎虹者:

“那你就别承认好了。” 


“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 


  


小明星比他想象的心硬多了。大少爷独自坐在飞机场的时候,心里满满地都是这句话。


 


“心硬得跟石头一样。”


委屈脸。


 


现在是晚上11点半,大少爷在半个小时前退了房子,林一新也没挣他的怀抱,就在他怀里说了上面两句话——“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 


你有病吗?我们发生过什么吗?说得跟分手一样?? 


大少爷退了房子,林一新出门左拐上了出租车。


 


大少爷觉得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后面的事儿,当时还不服气地回应了,“认识就是认识,你以为你说不认识就不认识了,笑话。”


林一新在他怀里抬起头,眼圈还有点红,大眼睛闪着光定定地看着他,那模样实在好看,“……说真的,绝交吧,王 * * 。”


 


不带这样儿的。


委屈脸。


 


大少爷当时啥都没说,林一新出门左拐,大少爷摸着手机定了飞机票,大概就是这么个过程。现在大少爷坐在机场里突然后悔了,这小王八犊子蹬鼻子上脸了,我怎么能忍着?!开什么玩笑!


你要舒舒坦坦的,我偏不,搞不死你。


 


这么想着又摸出了手机,对话框里少有地打了脏话,[ 绝你麻痹交,想都别想。]


句号逗号倒是打得分文不差。


 


回了北京又是声色犬马,大少爷认识了几个新嫩模,小姑娘们有空就微信他,今天在干什么啊?天气这么好有没有出去玩啊?人家还在工作呜呜好辛苦……之类之类的。大少爷躺在自家的床上任凭手机自己在桌子上几秒钟震动一下,两眼空空地盯着天花板。


 


两个小时之后。


‘我怎么了?’大少爷猛然发觉自己盯了两个小时的天花板。‘我怎么了我这是干什么呢??’


心情糟透了。


 


一帮人冲进酒吧的时间是夜里九点多,大少爷腿上那个姑娘是15分钟前认识的,斜对角坐着的是M和其他几个朋友,酒水还是第一轮,大少爷还没醉,姑娘长得也可爱,窝在他颈子边说着些诱人的话,舞池里的灯光让人眼花缭乱,可是大少爷还是在一片闪烁的光线里看到了不远处的一桌。


 


那桌上坐着那个B没错。


 


这逼也是今天回的北京?


 


大少爷眯了眯眼,不准备理会。可是一看见这个B就不自觉地想到要跟他绝交的林一新,大少爷的胃抽搐了一下,‘妈的,’他皱了皱眉头,‘阴魂不散。’


B看到大少爷了,他们那片儿实在是大牌。二楼VIP软座,4个男的有7、8个姑娘,站在旁边的服务生就没敢离开过。一眼就能瞅见那个王大少,怀里坐着个露着大腿的姑娘,好不风流。


早上的时候他刚回北京,打了个电话给林一新,问他这王大少没有为难他吧?林一新支支吾吾说不出来,最后只说没事儿都还好。


肯定是被为难了。


 


大少爷看见B之后就觉得这酒吧晦气,瞅哪儿都不舒坦,不到半个小时就想走,伸手招呼M,“换一家续摊儿吧,这儿没什么意思了。”然后一群人就都站起来了,下了楼梯准备走。出了门一口凉风灌进胃里,大少爷把衬衫扣子解开两颗,夜里的小风有点舒服。


“去哪儿啊?”M问。


“换一家吧,你们挑。”大少爷随口应着,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喂了他一声,回头就看到B站在酒吧门口。跟出来了没错。


 


晦气。


 


大少爷抬了抬眉毛,没什么表情,“有事儿吗?”


 


B下了两层台阶,靠近了几步,“有件事儿要跟你说。”


大少爷转过身跟他面对面,下巴都抬高了点,“说。”敌对气息极浓。


 


“我就是想跟你说,你也别老自走多情了地打击林一新了,你觉得他抱你大腿?呵,小新有没有告诉你,他的那个京城第一少,说得根本就不是你。”


 


大少爷本来都快忘了这一茬了,现在这一提醒猛地又想起来了。那个“京城第一少”,林一新的京城第一少。大少爷心一下沉了半截,他虽然怀疑着真有这么个人在给林一新撑腰,但他一点儿也不希望是眼前这个怂货,且不说别的什么,就这个二五八万的态度就够他想把这人揍上一箩筐的了。可是现在B的态度,和之前林一新对待B的态度,大少爷心有点酸,脸上表情也变得阴了。


 


“怎么?难不成是你?”  你也配?


 


“不是,”B也抬了下巴,表明了挑衅,“是我家狗。一条狗。”说完嘴角一扬,嘲讽笑。


 


 


 


想想大少爷上一次打架还是十五年前的事儿,所以几拳下来大少爷觉得都是自己挨的,但是最后还是赢了。


咱人多。


 


警察来之前打架的众人就四散了,上出租车前的大少爷蹲在B旁边,恶意吐露着言语,“我就喜欢整他,我高兴。”声音不大不小,像是威胁B,实际上不知道怎么——恼羞成怒还是别的什么,自己好像也被蛊惑了。


坐上车的少爷才想起来自己的车还在酒吧停车场,他脸上挂了彩,嘴角边也有点肿,脸上的擦伤渗着血,心里冷糟糟的难受。一条狗,不管是真是假,反正真是他妈的糟透了!林一新到底怎么想的?年初的时候他们还是好朋友,可以窝在一起打游戏,大晚上开车载着他出去吃大龙虾,现在连一年也不到,就变成这样子,真是糟心!


 


别的人给林一新打了电话,说B为了他的事儿跟大少爷干了一架,被群殴了。这一通电话吓蒙了还在横店拍戏的林一新,他不知道是谁找谁的麻烦,总之他一点儿也不想让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之前收到大少爷发来的短信,带着脏词否定的绝交,可不意味着要揍他的朋友。他打了电话想安慰B,B却比他还释然,“我跟他讲了,大少是条狗,让他别自作多情了洗洗睡去。”


 


“你没看见他那表情,比杀了他还难看,简直过瘾。”B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


 


林一新一点也不想听到这些。


 


思虑了好久要不要给大少爷打电话,却被人叫去拍镜头,他挂了电话,一开拍就到了深夜。


大少爷的嘴角肿了点,一个姑娘倚在他的床边儿用冰块儿和药水敷了一整夜,大少爷心里不好受,心里窝火又憋屈,捉了姑娘的手拉到床上来,姑娘眨巴着眼睛看他,带着一点点笑意。


一个夜晚碾转反侧,林一新起了个大早去赶戏,天气越来越热,天亮的也早。他还是要问问大少爷到底要做什么,为了这些拌嘴的事情打架,还是只为了欺负他?欺负他也行,不要欺负他朋友。他不是这种人,自己能扛着的就不能拖累朋友,如果大少爷看他不顺眼,什么尖酸刻薄,什么无聊的挑弄,都冲着他来,冲他一个人。


 


别连累他的朋友。


 


快到中午的时候林一新终于有了点儿小空,他思虑了半天,考虑了好多好多的话,所有的句子都在脑海里组接好了才下了决心拨电话。电话响了好久,没人接。林一新看了看手机,又拨了一次。无声电音后,终于接通了。


 


“……喂?”林一新小心翼翼地开口。


“喂?”对面是个姑娘。

评论

热度(213)

  1. 6666666liehongzh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