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毫厘之差(4)

RHunter猎虹者:

—————————————————————————————


演员也就是个工作,把自己逼得太紧,心里太过不去,也没有必要。


还是洒脱点好。


 


大少爷手机铃一响,拿起来看到小明星的名字,惊讶了一下。——毕竟有两个月都没跟这个人有一点儿交集了,今天网上网下都能说上话的感觉挺新鲜。


 


“喂?”大少爷先出声,拿腔拿调。


“是我,林一新。”这人声音还是那么黏糊糊的,听着都觉得傻。


“怎么了,有什么话一会儿到饭局上见了面说呗。”大少爷懒洋洋地,故意口气随意,他斜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怀里的猫咪。


“那个……我是想跟你说一声,晚上我有点事,饭局可能去不了了,实在是抱歉。”


大少爷皱了下眉头,……为什么啊?不是答应地好好地吗?突然反悔干什么?


“你两个小时前还答应了啊林一新。”


“哦……那个,微博现在是一个助理团队在帮我打理,那个人不知道我晚上有事,实在是对不起。”


大少爷心里堵了一下。闹了半天白天那个客气地有点奇怪的微博信息果然来自于其他人。闹了半天真尊来跟他讲话也是万不得已。


这算什么事儿。不行。


“就是为了请你才有晚上的饭局,你不来还吃这顿饭干什么。有什么话我们晚上饭桌上……”


“我来不了。”对面打断了他,像是不想再跟他纠缠。


“嘶——”大少爷吸了一口气,火不打一处来,“叽歪什么,什么事儿这么重要来不了?你是不是个爷们儿,我开玩笑说的话我跟你解释过了,你这么计较的你娘们儿吗?我这台阶都塞你脚底下了你下不下?我就问你,林一新!你下不下?!”


对面半天没说话,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大少爷皱着眉头,他真的有点生气。


 


人家问我,是不是讨厌你,我都说了我跟你是好朋友。


我什么时候给别人的电影做过宣传?


多少人想进我那个单人游戏客服来接触我,我都让谁进来了?


还专门给你量身定做一个游戏人物!


老子水军都给你买了!


也没说要跟你那个“京城第一少”争个什么名头!


老子都先拉下脸来联系你!两次!上次在LA的时候就拒绝了老子!


这次又拒!


 


你就不能做一点点让步?!他妈的简直小肚鸡肠!简直难搞!


 


“……我今天晚上要回家,我答应了我妈一起去看爷爷……”好半天对面才说话,声音不大但是听着有点委屈,“……不然我跟我妈说一声……”


“算了!”大少爷在沙发上一挥手,猫“喵”地一声跳下了沙发,“爱来来不来滚。”


啪嗒挂了电话。大少爷觉得这才稍微给自己争了口气。


 


林一新握着电话坐在地毯上,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他看着手里的电话,屏幕还亮着,在一片昏暗中盈盈烁烁。他盘着腿,天色已经晚了,但是没有人帮他开灯,他自己也没动。


结果就被傍晚的暗色涂满了房间。


 


这个世界整体对他而言都有点棘手,处理不好,好像怎么做都不对。


 


晚上的饭大少爷也不想吃了,没什么意思,叫人把房间退了,几个哥们儿挑了家震耳欲聋的迪厅,像鱼一样钻进了人海里。


 


林一新收拾东西回家,看到了放在书房窗台上的棉花糖机。这是年初他在缅甸拍戏的时候,大少爷跑到缅甸去玩儿,顺手捎给他的。


简直把他当个姑娘,棉花糖机,特别少女的款式,虽然挑的是天蓝色,但是看着也是小婴儿才会用的那种粉蓝,样子很小,只要放点砂糖进去,就能卷出棉花糖。大少爷给他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戏谑,看他一脸惊讶的时候笑地快喘不上气了。


林一新走过去把棉花糖机拿起来,在怀里抱了一会儿,当初他真得觉得那个人很好。


 


人也真是奇怪,赌气能赌这么久,又有一个多月快过去,大少爷都快忘记世界上还有个林一新了。


这小王八犊子也完全忘记了他吧。


真可笑。


大少爷在自己单独的那个游戏客服里转了转,现在客服里一共有六个人了,两个他的战队队员,一个M的战队队员,他,M,还有一个就是那小王八犊子。


那小王八犊子也不上来玩儿。


之前站在桃树下面,现在还站在桃树下面。游戏里天气都是夏天了,这家伙还穿着初春的衣服。


“丑死了。”大少爷随手点了一套夏装,传过去了。


也没人接。


 


他自己的小人儿在游戏界面里到处跑了跑,杀了几个怪,M他们嗨起来了,带着一伙人跑去战大BOSS。大少爷有点心不在焉,不停地落队,干脆就不去了。


然后就又跑来桃花树底下看‘更芯’。


 


[ 王校长:你是要做这游戏里的雕塑么?]


 


他认定小明星不会再来他这个游戏里玩儿了。也许以后就这么形同陌路了也说不定。


人一生里总会有这种交情的,开始还蛮好,交着交着就绝交了……挺正常的。大少爷自己想着,看到游戏里的风把小明星的人物的头发吹得一飘一飘的。


‘唉,’大少爷心里想,‘这小人儿就留着吧,怪好看的。’


 


你就做个雕塑好了,摆在这儿,哪儿都不去,也挺好。


 


也能算个安慰。


 


[王校长:你说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儿 ]


[王校长:你有什么不痛快我们能解决么,又不是说你非得一个人憋死 ]


[王校长:你这傻逼真是白瞎我浪费人手给你做这么个游戏人物 ]


[王校长:欸,你身后这棵桃花树做得真逼真啊……你看那树叶子 ]


[王校长: 你看到你后面的小松鼠了吗?这里竟然还有松鼠?我的游戏设计组还挺用心的么 ]


 


 


林一新在医院呆了一个下午,爷爷还是在夜里去世了。虽然深知人命就是如此,但他还是哭了好久。感觉爷爷好像病了太长的时间,受尽了折磨,现在总算脱离了人世的苦痛,林一新抽搭着鼻子,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抚慰着自己。


 


太久没人跟他说过话了,所有的难过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诉。


 


凌晨的时候手机跳出特别关注提醒,那个好长时间都没有出现过的小明星的微博,有了动静。大少爷正在吵杂的酒吧里叼着一根雪茄,右边一个妹子靠着他,和其他人说说笑笑。


 


“爷爷去世了。”


 


这种句子开头让大少爷有点迷糊的脑袋清醒了一点,他意识到这个家伙可能需要安慰,在现在,这个,凌晨——他把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滑下来看了一眼——12点25分,某个人选择在大半夜吐露一个亲人的去世,应该是心情低谷的不行。


——而人生老病死,本来就是如此。


 


大少爷琢磨了一下,还是觉得自己可以发点什么过去,在这条微博下面发点安慰,既可以显得自己大人不记小人过(一个月后又是他先拉下脸去说话了……),又可以重新——重新——重新有个能说话的机会。


 


大少爷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歹毒,在对方爷爷去世的这个档口,他心里捣鼓出这么多名堂出来。


‘这是趁人之危……’他心里想着,‘的确是趁人之危。’又一次肯定。


 


然后选择了最无关痛痒的“节哀”两个字发过去。外交官都比他热情。


嘛。还是要保持住他大少爷的范儿的。一步一步来嘛。


 


林一新收到了一大堆的评论和转发,依旧有恶搞和嘲讽,但是好歹有人跟他说话了。他傻乎乎地觉得自己有点可怜,带着眼泪傻乎乎地坐在医院的墙角,等着家人办好手续来叫他。消毒水味让他的眼睛酸地要命,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眼泪就又下来了。模糊地从泪水里看到屏幕里的“节哀”两个字,大少爷的名字后面带着明晃晃的大V,林一新擦了擦眼泪,仔细地盯了一会儿。是那个混蛋没错。


 


尔后他的手机响了。


依旧是那个混蛋,没错。


 


小明星的声音一听就是哭鼻子了。本来就黏糊的说话方式变得更是一股受尽委屈的腔调。一个“喂”字都说的小心翼翼,低沉地几乎感受不到生命力。


大少爷选了一个封闭的包间,开了一盏灯坐在里面打电话,他刻意压低了声调用特别安稳的口气去说话——心理学上,如此的音调容易让对方感受到安全和抚慰。


“要我去看你吗?”有点奇怪的,又像是计谋。


 


小明星喂了一声,大少爷直接就问他,“要我去看你吗?”小明星愣着,没顾上说话。


“生老病死是人的本命,老爷子一把年纪安祥地去了,是福气。”大少爷口气缓和,用尽了温柔,“你要是难过了就多哭哭,我明天去你那边,看看阿姨和叔叔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什么?”他没想到大少爷真会有心安慰他,林一新精疲力竭地被吓了一跳,反问都显得不太真实,“……那个……我……我……我在老家呢,朋友挺多的,能忙得过来……”他顿了顿,手指揪着外套兜帽上的绳子,心里有点暖,“……谢谢你。”可能是这小半年压力实在太大,从来没有人怎么关心他,和旧东家的官司还有女朋友的分手,抗到现在也没人跟他说过什么别的话,爷爷病了两个月,每次来看都愈发憔悴,前天还在拍片子,晚上通宵赶过来,照看了爷爷一天,没想到隔了一天老人就走了。


 


他到现在都没有好好睡过觉,通红着眼眶应付了各种亲戚们的哭号。他一直帮着医生们转移爷爷的遗体,联系车联系火葬场联系人手,直到12点多了家里人去办手续,让他歇一会儿,他才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


眼泪止不住啪嗒啪嗒地掉。


这个时候你若是跟他说一句好话。


都能惹得他为这一点点的好,又哭起来。


 


大少爷听见他那句“谢谢你”说的声音都在抖,尔后又没了声,听筒里传来些压抑地抽噎,水灵灵的模样都落在了大少爷眼前。


不知怎么的大少爷心有点儿揪。


“你……你别哭啊,”大少爷在沙发上坐直了身子,“……你……哎你……你别……别哭啊……”


 


突然间所有泡妹时屡试不爽的安慰技巧都归到了零,大少爷听着那哭起来的声音,好多哲学观、心理学之类的事儿全卡壳了。


你别哭啊。


要怎么做,你才能不哭呢?


“我这就去看你,你别哭了啊…”大少爷少见的有点慌乱,刚才故意沉下去的熟男腔调也忘了装了,“我定个机票,明儿早就能到,你先回去休息。”


对面抽泣地一团混乱,大少爷抿着嘴边,心还是揪着。


“小新啊,前面的事儿,你原谅我不?在娱乐圈混,只要不沾上黄赌毒,其他的就都是娱乐而已。”


对面还是在哭,他都能感受到那个人如何把自己窝成个团,想哭又害怕被人发现,埋着头听他讲话的样子。


“我知道你辛苦,有什么事儿我们一起处理,这才是朋友,……你说……是不?”


话筒对面抽抽噎噎地,忽然顺着他的问题,不甚清晰地“嗯”了一声。


大少爷顿了一下,他听到了那个“嗯”,心里的一团乱麻突然开始舒展,他喉口动了动,猛地对自己做过的所有事感到些愧疚——这些愧疚他一直都有,只是从来不承认,现在听着那个被他害到的家伙哭泣的声音,他不得不为自己感到惭愧。


“对不起啊…林一新。”大少爷说,这次没有装什么熟男,也没有故意去拿腔调,但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有多温柔。


林一新抽泣的声音停了下来。


他听到了大少爷的道歉?


两边好半天都没有任何人说话。


“你原谅我?”大少爷听不到回应,又怕自己是不是逼得太急了。这下他也不记得是谁先拉下脸找谁说话,谁的自尊最值钱了。说来也奇怪,大少爷觉得自己在争什么,不是面子也不是别的,争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只是忍不住这么做。


“我……”那个带着哭腔,嗓子都有点儿哑了的小明星终于开口了,他缓慢又小心地回应,“……我没想到你会跟我道歉……”


大少爷扁了扁嘴,“凡事都有第一次。”


“你不哭了?”为了掩饰尴尬,大少爷又调侃起来。


林一新满脸鼻涕眼泪地窝在椅子上,没有吭声,但是嘴角带了点不易察觉的笑。


他妈妈跑过来叫他了,大少爷在手机里听到林一新糯糯地应着自己的母亲,他在心里想了想那个模样,觉得胃里痒痒的。


“我有事儿要去做了,谢谢你打电话来安慰我。”林一新的声音传过来,口气真得像是想“谢谢”。


‘我才没安慰你呢傻逼。’若是之前的大少爷,肯定要这么调侃他。


今天倒是舍不得了。


大少爷自己拿着电话傻不拉几地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人不在身边谁能看到他点头啊。


也是傻了。


“你没事儿就好。”好半天他才回了句这。


林一新听了,忽然觉得好多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大概就这么过去了吧。眼前的路突然亮起来了。


“谢谢。”他又说。然后就挂了电话。


大少爷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自己拿手机订了张两个小时后的机票。跟大家道别,出门开车,什么都没带一路开上机场高速。


‘这是乘虚而入……’大少爷在心理捣鼓自己。


是的,是的。那又怎样呢。

评论

热度(277)

  1. 6666666liehongzh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