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悠闲度日

Take the Pain:

【2014.07.31 大修。】




NARUTO同人


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无差)






******




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也是可以一日双更的人(*•ㅂ•)و【。


纯撒糖,如果甜度不够还请告诉我哟(´・ω・`)




******






6、悠闲度日


 


  雨很大,丛林里的雨湿闷得让人难以呼吸,再加上战斗过后满身的汗水,纵使是在透气性上经过了多次改良的穿着也让他难受得不行,左眼的眼罩黏在皮肤上简直恶心,更不用说他那个半边脸都被罩在同样材质的面罩下的同伴了。


  雨似乎要越下越大,带土啧了一声,走到树边,轻轻踢了踢正蹲坐在那儿喘气的卡卡西,“喂。”


  他问道,“还动得了不?”


 


  卡卡西没有回他话,兀自喘着气。他是这么个反应,带土也就明白那是“不碍事,但再稍微等一会儿”的意思了。他们常常搭档出任务,基本都是负责接S级中最烫手山芋的那几个的,不过今天这一连串的高耗能战斗下来,他还稍微好一点,被逼着连用了好几次大忍术的卡卡西就有点吃不消了。


  没有追兵,该杀的早杀了,要逃的也早逃了。带土眼里那三瓣勾玉慢慢地平静下来,他走到卡卡西旁边,与他并排,用眼角余光瞥着卡卡西在那儿喘。


  他怎么就喘得那么不舒服呢,带土在旁边看着,有点愁,手痒痒地想去把他的面罩给扒掉。但还没来得及等到他动手,卡卡西就撑着树干站起来了,他也就只好心痒痒地把刚准备伸出去的手给按回来。


  “要不要背?”


  卡卡西好像对他这个说法有些无言以对,“……先回木叶。”


  “哦。”


 


  带土在前,卡卡西殿后,任务终于完成,他们穿梭在丛林之间,赶回自己的家中。


 


 


  等他们回到木叶,天已经黑透。四代目却还待在火影办公室里,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等自己预定今天回归的两名爱徒。卡卡西在进入木叶后就不管不顾地瘫在带土身上了,带土也见怪不怪,就这么驾着他来到了火影跟前。


  “任务顺利完成,具体的报告书我之后再提交上来。”


  “嗯,不用急的。”


  刚敲响火影办公室的门卡卡西就站直了,之前那累瘫了的模样简直跟假的一样,一进门他就把手从带土肩上撤开了,像本来好好握在手里的东西被轻轻抽走了那般,搞得带土又是一轮莫名的心痒痒。


  水门从卡卡西手中接下任务目的之一的卷轴,微笑着看向他们两个,“辛苦你们啦,给你们放两天假,赶紧回去补觉吧。”


  “哦,老师也早点下班啊。”懒得多想,带土挠挠后脑勺道。


  “好好。”


 


 


  出了办公室后,方才卡卡西那副认真又游刃有余的姿态瞬间又垮掉了,带土把他的手重新揽回自己肩上,那阵心痒痒才堪堪被压了下去。他就这么驾着半睡不醒的卡卡西走到了外边。


  入夜了,除了几家通宵营业的居酒屋外,整个木叶都陷入了无边的沉寂。带土将卡卡西的位置调整了下,就朝一个方向走去。没多久,就走到卡卡西住的公寓门口了,他熟门熟路地从包里翻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然后就先把卡卡西甩在沙发上了。


  他的右眼是漆黑的,自万花筒开眼以来已过了十来年,就算卡卡西和他都有小心地留意少用神威,他的右眼视力却也已相当糟糕了。在外面他必须得开着写轮眼才能好好活动,但在卡卡西家就不用了,就算只是模模糊糊的,他也不会感到一丝不方便。


 


  虽然听起来有点废话,但这两个人并没有同居。只是因为经常双人组队出任务,所以也经常会睡到对方家里去而已。


  像卡卡西家就因为离火影办公室比较近而备受青睐,而且卡卡西这人,虽然并不在意带土来自己家睡,但似乎不大喜欢跑带土家去待着,因此这方面算是带土迁就他了——当然,这只是带土的一面之词,真实情况无人可考。


 


  卡卡西还瘫在沙发上没反应,带土已经冲完凉了。他走到卧室,打开衣柜一翻,忍不住咂舌。因为常常留宿,他也偶尔会丢几件换洗衣服在卡卡西这儿,但今天看来库存全都被扔洗衣机了。他也不着急,随手翻了几件卡卡西不常穿的就给自己套上了。


  走回客厅,卡卡西已在沙发上睡得呼吸均匀,搞得带土也困得不行。他勉强憋住哈欠,跪在沙发边的地板上,三下五除二把卡卡西扒了个精光,他到底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拿毛巾给他擦擦汗,但连天的困倦阻止了他的好意,马马虎虎地给卡卡西换上一套干净衣物,他就又把对方扛起来,放回了卧室的床上,然后自己也挤了上去。


  他躺在卡卡西的左边,躺在离他的另一只眼睛最近的地方,没多久,就仿佛卡卡西的沉眠顺着那只眼睛浸染了他的大脑一般,他也昏昏沉沉地,就这么睡过去了。


 


 


  卡卡西醒过来的时候天色还早,他心里想着不妙,可睡意却不是希望它回来它就能回来的。


怎么办呢。


  他才想到“怎么办”,连“呢”都还没来得及,身边本来睡死了的带土便翻过了身,整只手臂都很是不满地拍在他身上,打定主意不让他动,他也就只好放松下来,闭上眼睛,努力试着再睡过去。


 


  “……”


  “……睡不着。”


 


  带土那声音简直低得要杀人。


 


  “……我也不想的。”


  “……”


 


  带土的不满几乎具象化,他的左手还拦在卡卡西身上,这下干脆抓住卡卡西的肩膀,把他不管不顾地往自己这边扯,像拉扯一个等身抱枕那样(就是力道忒凶狠),然后将额头贴到卡卡西的左眼附近,也不顾卡卡西瞬间有些僵硬的反应,不知轻重地蹭了蹭。


  卡卡西就这么被他揽在怀里,带土眉头紧皱的脸近在咫尺,皮肤接触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他还是得等着、等着……等到带土大爷稍微把他松开点了,他才能把带土的手从身上拿开,起床洗漱去。


  不过卡卡西一起床带土也就睡不着了。他翻过身去仰躺着,动作迟缓地把双手撮暖,捂住眼睛揉了揉,揉着揉着手又软了下来,似乎还是准备赖一会儿床。


  卡卡西看他正赖着呢,也就不再管他,独自拎起毛巾冲澡去了。


 


  这是件相当有趣的事情,大概只发生在带土和卡卡西这样共用一对眼睛的人身上。自从他们开始一同搭档出任务后,卡卡西醒着时,带土就怎么都睡不舒服,反过来也是一样的。他们花了好久才注意到这件事,两个人顶着硕大的黑眼圈互瞪,最后只好派卡卡西的忍犬出马守夜,才终于能睡个好觉。但由于两人在任务上的配合一贯相当完美,也有身为火影的水门的刻意在里边,又不能仅仅因为没人守夜而申请再增加一个小队成员,他们也就这样继续搭档下去了。


  等到他们开始经常性地睡到对方家里去之后,这个问题就变得越来越严重了。在精神完全放松的平常天,那几乎就是同睡同醒。卡卡西向来起得比带土早,也比带土睡得少,他倒觉得自己没什么不方便的,可带土就这样天天被自己的另一只眼睛吵得睡不了回笼觉,虽然每次都会睡意朦胧地发点脾气,也没见他有多怨念。带土说过写轮眼只有两只凑在一起时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这大概是这种眼睛的特殊之处,可能也是他们这莫名现状的起因所在吧。


 


  卡卡西从浴室里出来,正巧见到带土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对着镜子刷牙,身上还穿着他的T恤和沙滩裤,他只好装没看到,极其自然地从带土背后溜过去了。


  “早饭吃什么?”


  一阵咕噜咕噜的漱口声,“甜的……”


  于是除了口味什么都不挑的带土先生今早跟卡卡西先生一样,吃的都是鸡蛋卷,不过带土先生的早餐还配了一杯加糖牛奶,鸡蛋卷也放足了白糖,而卡卡西先生的鸡蛋卷则是咸咸的。


  早餐时的对话如下:


  “今天还住你家。”


  “食材不够啊。”


  “晚点出去买呗。”


  “好。还有我准备大扫除一下。”


  “哦。……我不要擦窗户。”


  “窗户我来,你扫地吧。”


  “嗯。”


 


  吃完饭后洗衣服,洗完之后在阳台上晾起,然后是大扫除。带土不喜欢擦窗户,抹布一过,水干了后老是会留下一堆密密麻麻的显眼痕迹,而且无论返工多少遍都没有改进,让他每次都很想做一个失意体前屈,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而卡卡西就能把窗户擦得很干净,因此在这点上他们的分工总是很默契。但分歧也还是常有的,比如卡卡西似乎一直有那么点在意带土随便拿他衣服穿这件事,不过好像也就只是在意、没到介意的程度,带土本来也不是邋遢的人,就继续这么时不时地混穿一下了。


  带土现在就穿着卡卡西的衣服,衣服的主人拎着抹布凑在窗前,他自己则有些神游天外,跟开了自动档一样慢慢扫着地。大概是用了好几年的扫把终于到了弥留之际,等他因一声脆响而回过神来时,手上已经只剩一根木棍了。卡卡西从窗边转过头来,本就够小了的瞳孔都快要缩成一颗豆粒,于是他很是装模作样地合了个十,然后灿烂地咧开嘴角说,拖到后院埋了吧?


  埋什么?卡卡西连白眼都不愿翻一个给他,又长不出新的来,他还说。


  带土埋头苦想,随即灵机一动地打了个响指,然后就见一根表面凹凸不平的棒状物体从他的右手手心一点点地钻了出来……


  卡卡西干脆走了过来,他没戴手套,小心翼翼地避开棒子上的枝桠和倒刺,拎起棒子晃了晃,然后呢?他很好笑似地说,你用这根棒子扫地给我看看?看了会儿似乎真的准备在棒子一端用木遁模仿刷毛的带土,他像是败下阵来了一般扶额无力地说,……木头不行,你还是放地板一条生路吧。


 


  这样的日常太不可思议了,好像啥都没做,一天的大半就水一样淌过去了。到了下午,还没静下来多久,卡卡西就只能恋恋不舍地合上小黄书,跟带土一起出门买菜。带土负责跟各种人聊天和扶老奶奶过马路,卡卡西负责轻轻地杀一杀价和打发苍蓝野兽。站在菜市场门口,带土表示前一天晚上没睡饱,今天的口味要偏甜的,卡卡西便讨价还价说那只有茄子味增汤和盐烧秋刀鱼不能少。带土表示这没问题,但没人会做盐烧秋刀鱼,所以他们还跑去买了店家现做的熟食打包带回去。


 


  其实带土是不需要吃东西的,这点卡卡西自然明白。但他总觉得要是放着带土孤零零地在那儿光合作用的话,他就会越来越活得不像个人了。不过一般的饭菜带土不吃,他就只好依着带土的口味做些好吃的,虽然没有非吃不可的必要,但他的思路也很简单,那就是人总是不会厌恶美味佳肴的。


  而在好久以前,当卡卡西开始下厨还半逼着他试吃的时候,带土的心情是很不好的。他不需要吃东西也能活下去,卡卡西的这种做法让他觉得自己被严重地侮辱了,于是他火光地抵制了好长一段时间,但后来卡卡西的菜炒得越来越好,他又觉得把那些菜肴倒掉实在是让人心痛得都要哭出来了,便也渐渐地开始吃一些了。可这样又有种输了一程的感觉,他就干脆也学起了做菜。为了噎卡卡西一把,他找认识的老婆婆教他做了卡卡西最爱的茄子味增汤,还有卡卡西煮饭煮得特别马虎这点也让他有了可乘之机。


  就结果而言,至少在这两项厨艺上他是将卡卡西给完胜了,不过卡卡西到底有没有被他噎到呢?这也是个时至今日,完全不可考的问题了。


 


 


  晚饭后他们玩了一局抽鬼牌来决定谁去洗碗,结果卡卡西得以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继续翻他下午没重温完的小黄本,带土则被打发去面对那片谁都不爱收拾的残羹剩饭。


  他找了个不常用的小碗,把吃剩的菜和饭混在一起拌了拌,再端到屋后去,果然有几只野猫正在那儿蹲守着。他把碗放下,猫儿们就聚拢,悉悉索索地吃起来。他盯着猫儿的吃相良久,临走前还顺手挠了挠其中一只的耳后。等他洗完碗倒完垃圾回来,小碗内的食物已被席卷一空,只有一只在野猫中也显得尤为温顺的还在原地蹲着,给自己洗脸。他蹲下准备收碗,那只猫咪便停下了给自己舔爪子,踱到他的手边,竖起尾巴,沿着他的手臂慢悠悠地蹭了一圈,似是在感谢。


  带土愣了愣,突然禁不住微笑起来。


 


  这天带土抢在卡卡西前面冲进了浴室,因为他自己的衣服还没干,所以他进去出来时穿的都还是卡卡西的衣物。他洗完澡就躺平在床上装死,说也让你感受下困得要死的感觉。卡卡西觉得好笑,他在带土躺平过后去了浴室,悠悠然地洗完身子,但是一直到他从浴室出来,走到床边,他都没有感受到难以抵抗的困倦。他擦干了头发,就站在床边看着侧卧的带土,看着,看着……然后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笑屁啊……”


  带土闷闷地。


  “没有没有。”


  “快睡。”


  “好好。”








-END-

评论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