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大雨,十四年前(另一版本)

Take the Pain:

NARUTO同人


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无差)






******




刚才发过的平行设定系列第5小段,其实这个版本的才是原版(啥


但因为某些原因觉得设定有些掰不圆,所以后来另写了刚才发的那个。不过真要说想表达什么的话,这个版本里表达的或许要完整些。所以就还是贴出来啦w




******






5、大雨,十四年前




  “……打扰了。”


  “坐下吧。”


 


  富岳端坐在客厅靠窗的位置上,美琴拉开拉门,将少年带入屋中。少年有一头银发,大概是来的路上下起了小雨,沾了好些雨水,此刻正无力地下垂着。


  少年鞠躬,坐到富岳正对面,他是木叶白牙的儿子,没道理会在气势上输给任何一个木叶的大家族,哪怕对方是宇智波也仍旧如此。


 


  不过,时至今日,在他打响木叶白牙之子这个名号之前,已有一个新的称谓替代了他的名字。神无毗桥一役已是数个月前的事,现在的人们,称呼他为——


 


  “今天让你过来,是要谈谈写轮眼的事的。”


  富岳看向木叶年轻的小英雄。他斜过护额遮住左眼,大概是为了避免查克拉的过量流失。富岳此言一出,他原本谦卑低垂着的眼角便倏地向上挑起,少年微微抬起头来,右眼漆黑,神色如电光于刃上流转。


  “……您是想,”他放在膝上的双手微微收紧,“——拿走这只眼睛吗。”


 


  “……不,”被少年隐含肃杀的神色切割,富岳却依旧不为所动,“只是想做好善后处理而已,毕竟之前正值激战期,宇智波这边也没有多余人手来干涉你们的事情……”


  美琴适时端着茶水走进屋里,将热气腾腾的茶杯分别放在丈夫与少年手边,得到少年轻声的道谢,她用微笑安抚了下明显紧绷着的少年,随后便走出了门去。


 


  富岳目送美琴关好门后复又开口,“话又说回来,眼睛融合得怎样?”


  “没有问题,多谢关心。”


  “嗯。”富岳抱臂,“野外换眼手术的风险还是相当高的,看来你们的小队拥有一名十分优秀的医疗忍者。那名医疗忍者现在在?”


  少年方才还只是虚握的双手似乎有些痉挛,被他死死攒起止住了,声音中却听不出分毫异样,“——上个月,她殉职了。”


  “……这样吗。那么,如果在眼睛的融合上出现了什么问题的话,就来宇智波这边吧。将写轮眼移植给外族人的例子虽然十分罕见,但在历史上也并不是没有的,相关的症状也是本族的医疗忍者要来得熟悉些。如果需要帮助,就直接来找我吧。”


  “我明白了,非常感谢。”


 


  “还有另一件事……”


  宇智波的族长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如何组织语言才好。


  “如你所知,我族的写轮眼在历史上也甚少流落至他人手中,这主要得益于我们用于保护族人尸身的秘传忍术。术的效果很简单,检测到眼睛主人的生命体征完全消失后,就会用预先封存的查克拉自行启动,并将眼睛销毁。


  “这个术由写轮眼自行发动,它的启动需要眼睛的主人提前封存一部分查克拉,因此也是个可以随时撤销的术。


  “自你得到那只眼睛过后已有好几个月了,它应该已经与你的查克拉相容了吧。因此无论是发动这个术还是撤销,都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个术一般只有在战争时期才会使用。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既然你已拥有了写轮眼,且还是因宇智波族人的让与而得到的,那在这方面还是希望你能遵循宇智波的要求……”


 


   “好的。”


 


  富岳还在思索能有哪些别的说辞能用于说服对方,这个方才还全身心防备着被取走左眼的少年却已毫不拖泥带水地点头应了下来。


  将后半句的“当然,你也可以拒绝”吞回喉中,富岳眨了眨眼,唤道,“——八代。”


  早已等候在外的宇智波打开拉门,向少年做了个“请”的手势。少年,旗木卡卡西站起身来,这个在数月间接连失去了两名生死与共的同伴,被唤为“英雄”的十三岁小孩,朝富岳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随后便跟着八代走了出去。少年的身量自然比不过成年人,他的脚步声比走在他身前的八代轻上太多,可富岳却能更清晰地听到他的。


 


  战争。


  宇智波一族也付出了众多的牺牲,可纵使是富岳也鲜少见到这般年纪轻轻便落得孤身一人的忍者,他甚至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被施以秘术后会否落下什么病根,看起来好像更不在意自己能否留下一具完整的尸身,他似乎并没有评估自己的机能,身心都被不是他自己的什么给维系着。除去那维系着他的原则外,好像再没有其他的什么能拨动他的神经,他甚至很可能,大概完全无法思考自己的生命与自己的价值所在。


  对于一个活生生的人而言,这几乎是致命伤。但对一名忍者而言,却是再好不过的偶然。


 


  这就是战争。


 


 


  美琴在少年走后不久便来到了自己丈夫的身边。并不是每一个宇智波都能开眼的,对本族的血继限界竟流落至一名外人手中这件事,宇智波族内好些人都颇有微词。虽说富岳凭一己之力将这些异议都压了下来,但这到底是为村内的平稳着想,还是有其他的考虑,便不得而知了。


  美琴此刻就正用眼神如此询问着自己的丈夫。


  “没关系。”富岳说道,他是个硬邦邦的人,但此刻的言语中却透露出了些微的安心,“交给他就行了。那个孩子会比其他人更珍惜那只眼睛的。”


 


 


  少年从宇智波的大宅中走出,却被无边的雨幕阻隔,驻足在了屋檐之中。


  这里是被村民们戏称为“团扇街”的宇智波的聚居地,街上行色匆匆的人们背后、每一家店铺的装饰上,都刻有宇智波的家纹。团扇街的一角,族里专为孤儿准备的公寓里,曾住着他左眼眶中那只眼珠的真正的主人。而他现在则从那个人的本家中走出,方才试验秘术烙下的感触还残留在眼眶之中,带土的左眼在那里活着,以强烈的存在感存在着。他的查克拉就这样又被搅乱了,原本淅淅沥沥的小雨此刻也变作暴雨,倾盆扣下,吵闹得让他几乎不能看、也不能听。


 


 


  总有一天。


  他想。总有一天他或许再也不会臆想着琳临终的责难而醒来,总有一天或许连带土被乱石掩埋的绝望都不足以扰乱他的心间,这么一想,他就觉得时间最好永远地停止下来。而他的时间似乎真的静止了,从神无毗桥回来之后、以及琳死去过后,他在医院里,带土的查克拉伴随着痛楚从左眼流向他的四肢百骸,一点一点地稀释、消散在他自己的血肉之中,等他从那空洞的丧失感与难以形容的异质当中醒来,白天已变成了黑夜,黑夜也变成了白天。


  而在这样天气的日子里,在如同琳死去那天一般昏暗的日子里,就连昼与夜似乎也再无分别。


 


  他还是要往前走的,还是要活下去的。但他的钟大概已经真的停下来了,他的指针再也无法转动,徒留外面的世界让他染上尘埃、让他遍生铁锈、让他如万物那般被刻下一层又一层的年轮,但他却再也无法衡量、铭刻他自身。


 


  那现在的他和一个日夜后的他还会有差别吗。一个月呢。一年呢。


 


  十年呢。


 


 


  雨越来越大了,雨水顺着屋檐跌落地面,飞溅起的水滴早已让他的裤脚湿透,他的头发也是潮湿的,潮湿地、无神地耷拉着。这大概是错觉了,但他真的感受到了天空的重压,压得他抬不起头。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他想。


 


  于是他就从屋檐下走出来了,他从屋檐的最边缘迈出,大步跨入无缝的雨幕。


 


 


  就像世界淹没了带土和琳那样,用不了一瞬间,世界也将他淹没了。








-END-






关于设定到底是哪里掰不圆……得先讲一下这个设定是怎么出现的。


首先是自毁眼球之术(不要乱编好吗)这种玩意儿究竟会不会有……我觉得有也不奇怪啊,尤其从宇智波一族的角度来看,眼球这类可以移植的血继限界,不开发一个能自毁的术不是很不科学吗……毕竟日向家也有类似的玩意儿,虽然那个名门望族味太重了各种意义上不值得推崇……


但如果真有这么个术的话,就存在好些掰不圆的地方了……对,就是团藏那个移植了一堆眼睛的bug【。不过准确来讲这个bug是TV组搞出来的,毕竟原作并没有说团藏是在什么情况下拿到眼睛的,但TV组里却把“拿尸体的眼睛”这点给坐实了。掰这个设定的时候我忘记这点了,于是就悲剧了…………OTL


不过还是竭力抢救了一下,也就是“可以自行撤销”这个设定。毕竟非要封存一部分查克拉在眼睛里实在有点浪费,就假设和平时期这个术都是不会启动的好了。因为要提前做好准备,也可以说明为何被灭族那天晚上没有人自毁眼睛。




其次,我觉得就宇智波那个高冷的劲儿,见到外族人拿了写轮眼肯定会很不爽,会找各种机会去刁难对方。但毕竟卡卡西是三战的英雄,而且对于宇智波一族里格调稍微高点的高冷们而言,为一只眼睛逼迫一个12岁的小孩未免也太没气质了点,所以大概会对卡卡西采取“装没看到”的态度。因此,如果仅为表态的话,根本没必要让卡卡西来宇智波大宅。如果将自毁眼球之术视为bug删掉,那第一版的in宇智波大宅场景就完全是鸡肋了,这也是第一稿被毙掉的重要原因。




稍微解释一下也算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嗯……这个版就不发36了,在自留地留着乐乐好了=v=(啥

评论

热度(48)

  1. zzzTake the Pa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