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天飞/慢热文]Favorite(八)

Ash:

写在前面:


这算是告白吧?就算是吧。我一直觉得两个大男人总是爱来爱去挺腻过头的。


如果一个人会有一个例外总是留给另一个人,这肯定是在乎吧。


最近负能量太多,求不吐槽这章节可怜的一千来字。


我下次会补上的,阿门。




(八)


罗飞下午回到专案组的时候,专案组所有人都觉得他情绪不对。


他进专案组,没和大家打招呼,只是微微低着头从大家面前走过去,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看自己桌子上的鱼缸。随后进来的薛天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面对大家疑问的目光,摇了摇头。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下午。直到下午下班的时间到了,薛天开了公车把罗飞带走。


罗飞就这么一下午没说话,酸奶也没喝。


薛天把车开到半路又靠边停下:“罗教授,你别这样好不好?你好歹说句话行吗?”


罗飞看着他,还是没说话。薛天没办法,只好先开车,好坏先去吃饭。他和罗飞中午都没吃,晚上再不吃,那可不太好。


坐在西餐厅里,薛天点了两份牛排,两杯酸奶。罗飞听到两杯酸奶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薛天,但他什么也没说,薛天也没有解释。


等东西上齐之后,罗飞倒是很老实的把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但是也没吃。薛天看了半天,最后用自己的叉子,叉了一块,送到罗飞嘴边。


“张嘴。”


罗飞就很听话的张嘴,就像某次,薛天给他擦掉唇边酸奶的时候让他头过去一点的时候一样听话。


薛天又送了一块过去,罗飞有点不自然:“你干嘛。”


“你不吃我就只能这样,所以你现在是要选,一,我喂,二,你自己来。”


罗飞笑了,特别认真的看着薛天,说:“薛天,你也是这么一个会照顾别人的人吗?”


薛天语气淡淡的:“我是。”


罗飞收了笑容:“我自己来。”


 


开车开到一半,罗飞突然特别平静的开口:“说件事,你不要生气。”


“洗耳恭听。”


罗飞说:“你先靠边停一停,咱俩走走。”


薛天靠了路边把车停好,然后和罗飞并肩走在路边上。今晚上天有点冷,路上行人不多,只有飞驰的车。


“我原来,怀疑你是Darker,”罗飞脸上没什么表情,“然后,就调查过你。”


薛天把手叉在西裤口袋里,看了眼罗飞,笑了:“你查到什么了?”


“反正就是,基本把你了解了一遍吧。”


“了解我身家多少了么?”


罗飞看了他一眼:“薛天,我是在说一个很认真的事情。”


“我也很认真啊,”薛天的脚步停在了原地,歪头,“罗警官你能认真的回答我吗?”


罗飞的脚步也顺势停了下来,看着薛天点了点头。


“了解我身家多少么?”


摇头。


“了解我一共有过多少个女朋友么?”


还是摇头。


“了解我平均一个月多少钱进账么?”


仍然摇头。


“了解我家是多少平米的么?”


继续摇头。


“了解我睡的床的长宽和大小么?”


……只能摇头。


“了解我……”


罗飞忍不住打断他:“我说的是了解你,不是人肉你。”


薛天微笑:“罗教授,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件事情,你了解我了解的不透……”


罗飞没说话,他在等薛天的下一句话。


“我给你一个可以更了解我的机会,你要么?”


 


后来,罗飞回想起这天,就知道,他根本就不可能拒绝。


薛天曾经不止一次的和他提过“最近新泡了个妞,腿巨长”,但他从未见过,也从来都没有闻到薛天身上有女士香水的味道。


也是后来,罗飞才在回忆里认识到,薛天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有多认真。


还是在回忆里,他脑海里闪现出十二年前,他站在冰淇淋店柜台前说出孟芸最喜欢的口味,那个记忆里的孟芸,笑靥如花,她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像一座桥。她说:“罗飞,你真了解我。”


罗飞也还记得,孟芸说这句话,是有多认真。那种认真的感觉,让他从心底觉得,真的,好像一辈子都会在一起。


然后,好像也没有过多久,一声巨响,就这么潦草的结束他那什么一辈子的幻想。


再谈感情这回事,就是十二年之后的这一天——“我给你一个可以更了解我的机会,你要么?”


“别人有这个机会吗?”


薛天看着罗飞,似乎罗飞的反应并不在预想之内:“你说什么?”


“别人有这个机会吗?”


薛天突然向前走了,留给罗飞一个背影,他两手一摊,语气里有种认命的无可奈何。


“你怎么忘了,罗警官,我说过,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你啊。”



评论

热度(69)

  1. zzzAs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