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天飞/慢热文]Favorite(一)

Ash:

写在前面:


暗黑者同人,人物属于暗黑者,不属于我。


天飞,穿插专案组日常。


慢热向文,更龟速,不知道会写多久。




“你对于我,就是Favorite。




(一)


罗飞正拿着他的复古酸奶瓶坐在专案组外的破沙发上思考人生,还没思考出什么名堂就被薛天车速一百迈后的急刹车惊到抱紧酸奶瓶往沙发里缩了缩。


“罗教授!”薛天从车上跳下来,兴高采烈的冲罗飞打招呼,“哥们来接你吃饭,赏个脸呗?”


一旁的罗飞依旧抱着酸奶瓶惊魂未定。他心里暗暗地想薛天什么时候开车也这么狂了。上次二队接了个关于车祸的案子,专案组最近没接到通知单乐得清闲,在外面露天烧烤,韩灏叼着烟坐在罗飞身边,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也不知道二队的案子怎么样了。”


梁音靠在罗飞旁边的轮胎上玩她的小骷髅,一听这话,把骷髅架子的手伸了过来,罗飞看到这更冷不丁冒出来的骷髅爪子,还没等梁音开口,就用一种比听到小法医用指甲划桌子之后的声音还要无奈的声音说:“梁音,你再在我面前摆弄你的骷髅爪子,我立马把它拆了用骨头串上肉烤着吃。”


梁音白了他一眼:“大叔,你也太经受不起惊吓了。”


穆剑云从烤架前拿起一串烤蔬菜,对着罗飞的方向甩了甩头发:“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他经受不起惊吓,是严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尤其是梁音玩个骷髅他都无法忍受,这是小心眼的表现。从医学角度,这是他有病的表现,从人的角度,我其实可以理解,以他活在上个世纪的心来身处这个世纪,很难。所以,罗飞,坦白讲,我很同情你。”


“阿姨,虽然很多时候你说话我不怎么爱听,但是这段,我喜欢,”梁音欢乐的抱着她的骷髅架子准备去吃肉,走到罗飞面前的时候却突然转了身,骷髅的脚趾骨直接碰触到了罗飞的脸,“队长,你刚才说的二队那个案子……嘿嘿,有尸体没有?”


罗飞揪了揪围巾,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靠在沙发背上。


“哎我说,偷尸体这种事你还想干啊?也不看看你上次都把二队那几个吓成什么样了,”曾日华摘下了耳机,“积点德好不好?”


梁音小跑到曾日华面前,拿起骷髅一只爪子在他胸前的“正义”二字上一顿乱挠:“活人就是事多。我积德不积德要你管,要你管,总比你缺德强。”


“罗飞,那个案子你听说了么?”韩灏侧过身看着罗飞,罗飞从沙发背上坐起来,回答,“听说了一点,我只知道这个案子和平常车祸不太一样,有点不正常的地方。可是的确没发现通知单,所以,没有多过问。”


“多过问?”熊原举了个哑铃,看着罗飞和韩灏,“多过问二队不是要跟我们急嘛?”


韩灏抬头看了远处的熊原一眼,又转头问罗飞:“我了解的也是这个情况,罗飞,你有什么想法?”


“队长,你听实话吗,实话是,我认为二队处理不好这个案子。”


“其实,我也这么想……”韩灏灭了手里的烟,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去二队看看,你们吃吧。”


一行人和韩灏say goodbye之后,穆剑云甩了甩头发,坐到罗飞身边:“什么案子,有什么蹊跷?”


罗飞简单的和穆剑云叙述,说了一半,尹剑突然拿着笔记本走过来,推了推眼镜:“飞哥,穆大姐,我有一个疑义……我刚才听飞哥的叙述,有个细节是,死于车祸的驾驶员有梅尼埃病……”


熊大大咧咧的问:“什么梅尼埃病啊?”


罗飞看了眼尹剑,点了点头:“剑,不错。”


尹剑挠了挠头,罗飞开口,刚想解释:“梅尼埃病……”


“梅尼埃病,也称美尼尔氏症,是一种特发性内耳疾病,该病主要的病理改变为膜迷路积水,临床表现为反复发作的旋转性眩晕、波动性听力下降、耳鸣F€和耳闷胀感。本病多发生于30~50岁的中、青年人,儿童少见。”


“活人就是功利。曾日华,你百度搜索很爽啊?”梁音拿起骷髅爪子,隔空给了曾日华两巴掌。


罗飞一大段话被堵了回去,有点不舒服,再次揪了揪围巾,点了点头:“很好。一般来说,有梅尼埃病的人是拿不到驾照的,而且,死者今年二十五岁,在这个年龄患有梅尼埃病的风险是极低极低的。”


穆剑云翻了个白眼:“这就是蹊跷的地方?罗飞,你智商真的需要充值了。没钱充值可以问薛天借点。”


罗飞正色:“好端端的你提他干嘛?”


穆剑云甩了甩头发,不回答,踩着高跟鞋走了。


梁音抱着骷髅又跑过来:“大叔,那个死者帅不帅?我可以去解剖他么?”


 


罗飞正回忆着那天晚上专案组露天烧烤的点滴,薛天突然坐到他旁边,抢过他的酸奶瓶喝了一口,也沾上了一小片小白胡:“罗教授,你想什么呢?”


罗飞猛地反应过来,看着薛天手里拿着自己的酸奶瓶,正用舌尖舔着沾到唇上的酸奶。



评论

热度(63)

  1. zzzAs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