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電視劇紅色】《何日君再來》Chapter4(徐天/鐵林)

Eat your flowers:

喜聞樂見醉酒梗!不過天哥醉的話還要等一陣子。

Chapter4


喜聞樂見醉酒梗。但是鐵巡長醉酒~讓天哥也醉一次嗎?

Chapter4
        一路無言,鐵林看徐天不講話,自己也跟著沉默了起來。
      “你要講什麼重要的事情。講吧!”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徐天。
       此時天開始暗下來,冬天的夜總是來得很早,一眨眼的功夫一天就過完了。法租界並沒有因為夜晚的降臨就失去了它的生氣,反而添了一番華燈初上的繁華。汽車的鳴笛聲和小販的叫賣一如既往,鐵林卻覺得有些刺耳,看了眼與自己並排而行的徐天說:
“天哥,你不是講要去喝酒的嘛?”
       這讓徐天有些懊悔,當初不該一時衝動說些傻話。“還⋯真去呀?”他顯然底氣不足。
       這讓鐵林接下來的話中氣十足:“是誰講的呀,要敲我一筆!走!我心情好,請你喝最好的酒。”說完拉起徐天快步朝前走。風呼呼在耳邊吹,徐天感到耳朵又涼又癢,他的心也像被什麼撓著似的。
       “我還以為你要帶我去什麼地方。還以為你要豪氣地請我去大三元咧!”徐天有些好笑。
    “怎樣?小樂會委屈您啦?”鐵林嬉皮笑臉,歪著頭看徐天,眼眸黑白分明,在夜裡熠熠生輝,徐天看得出神。
       坐下後,掌櫃端上了兩壺酒,和鐵林打了聲招呼就忙去了。
       徐天看著白色的瓷壺,上面繪的是臘月寒梅,這讓他想起門前那棵和天興書院那棵。
       說到天興書院,他就氣不打一處來,便閉上嘴不搭理鐵林。
       鐵林識趣地給他杯裡添了些酒,晶瑩的液體在杯中搖搖晃晃,徐天聞著香醇的酒味,有些暈乎乎的。
       這下,他才打起退堂鼓,他記起曾經喝醉後的窘相和第二天的頭痛慾裂。“這⋯⋯真要喝呀?”徐天指指杯子笑得有些尷尬,“聞聞好伐啦?”
       鐵林板起了臉“你這人講話不算數的呀?”然後敲了敲酒壺,咣咣作響。
       徐天看拗不過,就勉為其難的拿起酒杯,放在唇邊抿了一口,瞬時齜牙咧嘴。
       “自作自受。”鐵林白他一眼,給自己倒上了第二杯。鐵林一口悶下,又瞧了瞧徐天,心裡不忍便松了口:“行啦行啦!不難為你!但罰你給我倒酒!”
       徐天立刻見好就收,倒起了鐵林的第3杯酒。
       鐵林見狀指著他:“哥,你這就不對啦!慢點倒,難不成要灌醉我嘛?!”然後一飲而盡。
        徐天坐著,指尖相對,輕輕的敲,鐵林則坐在他對面,碎碎地念叨著什麼,徐天也聽不真切。
       他想起第一次與鐵林遇見的时候,鐵林還對他咄咄相逼沒個好臉色,此刻這傢伙正一口一個“哥”的喊得親暱。
       實際上,徐天這些年見過許多人,好人,壞人,中國人,日本人,撈偏門的,老實過日子的,他卻從未遇到過鐵林這種人。鐵林像塊棱角分明的石子,砸向亂世這塊看似平靜的水面,誓要掀起水底暗藏的千層巨浪般不肯罷休。
       徐天多少曉得自己對鐵林是很上心的,上心到什麼程度,徐天沒仔細問過自己。若硬要說,徐天大概願意撿回過往那些不願憶起的細枝末節保鐵林的一世平安。徐天被自己的心思嚇了一跳。按說他是塊明鏡般的人兒,有些心思,除非自己想逃,不然怎麼會拖到今時今日。
       也許是僥倖偷得了這麼多年月的太平,徐天心中的感激使他燃起了一絲鬥志。
       “鐵林,你說有話同我講。”徐天話說出了口,又有些後悔。
       此刻的鐵林已經喝了第6杯,想說些什麼,話到嘴邊可又不太記得。“天哥⋯⋯我同你講,”他沈默片刻說:“有些話⋯⋯以前不講清爽,不代表我沒那個意思⋯⋯”鐵林酒量其實並不好,又貪杯,徐天是勸不住的。
聽他這麼說,徐天的手指糾纏在一塊兒,指甲蓋有些用力過猛後的泛白。他呼吸也隨之加快,都聽得到心跳聲了。
       “你有啥要講的,就一次講清爽。”徐天穩了穩,語速不疾不徐。
        鐵林喝下第7杯,說話都有些含糊:“天哥⋯不是我講你什麼⋯⋯我,我覺得,林小姐,那個人⋯挺好的!”鐵林不讓徐天接茬“⋯只要對你好,對我也好⋯就行了。”鐵林索性趴在桌上,嘟嘟囔囔。
徐天聽著心裡涼了半截,還是沉住氣,問:“對你好⋯⋯有什麼用呀?”
     “那么,除掉老鐵,侬是我最親的人,我也是侬最親的人,對阿嫂我還⋯⋯我還是满挑的!噢⋯除掉徐家姆妈以外最親的⋯⋯”鐵林答得還算利索,可口齒含混,徐天把耳朵貼過去聽,甜絲絲的酒氣撲面而來,這也是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鐵林,讓他有些出神了。
       徐天又湊近些,在鐵林耳邊低聲問:“那侬捨得把最親的人送出去呀?”
       可鐵林不回答,傳出均勻的呼吸聲,徐天以為他睡著了,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如今留下自己心裡空空的。
       誰知鐵林“騰”地一下坐起身“當然⋯⋯當然捨不得咯!天哥是我一個人的!”聲音洪亮得差點把掌櫃從裡屋震出來。鐵林說完後就趴在方桌上呼呼大睡,沒了反應。
       留下徐天一人端坐著傻笑出了聲。

       這酒徐天是沒有喝,但他身上暖暖的,感到周遭全無這臘月的寒氣,他深深看了鐵林一眼,眼神溫柔而堅定。
所以,到頭來,徐天還是沒敲到鐵林這一筆酒錢,不過這賬倒有得是時間算,他們,還來日方長。
⋯⋯
“老闆!結賬!”
⋯⋯

TBC.







评论

热度(38)

  1. zzzEat your flower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