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紅色同人(徐天/鐵林)】《何日君再來》chapter2

Eat your flowers:

chapter1在↓↓↓


http://amandafabrique.lofter.com/post/20f0fb_2a433b8


这篇是po主在写完报告之后写的,语句的雕琢啥的都不太注意,偏向质朴了,因为毕竟还是要写情节的(po主是个只会写风花雪月的场景而不会写对话和故事情节的人。)这次加的林小姐和顺子都会在下一章出现,这章也稍微圆了些第一张的铺垫,不晓得大家还记得不。(笑)请食用愉快。


------------------------------------------------------------------


Chahpter2.


今年上海的秋天過得特別快,一陣乍寒,一場凉雨,幾個禮拜秋天就沒了。徐天反應過來時,已經開始為母親生起了暖爐。這幾年來母親自然還是能和同福里的街坊鄰居拌嘴吵架,可身體早不如以前那麼硬朗,家中的牌局也少了許多,偌大的房子竟有些空蕩蕩的。徐天撥弄著爐內的煤球,火苗攢起來,火星子啪啪啪地響。


“天兒啊,上次去見的林小姐,怎麼樣呀?”


“什麼怎麼樣呀。”徐天漫不經心地回答。


“就是看沒看對眼呀,你這孩子,什麼都不愛講明白。每天都悶悶的,這樣哪個女孩子會曉得你在想什麼?”徐家媽媽埋怨道


徐天有些不耐煩“就算我講清楚了,別人也不一定歡喜我咯。”徐天也不知道自己說出這話時腦子裡想的是林小姐還是別的什麼人。


徐家媽媽歎了口氣,“林小姐是好人家的姑娘,家裡雖不殷實,但也是清清白白的。林家就一個女兒,定不會在嫁妝上虧待她的。”


“媽媽,你這是要我討人家姑娘,還是討人家的嫁妝呀。”徐天一邊抱怨母親,一邊站起身。他向門口走了兩步,又折回來將暖爐朝母親身邊挪了挪,“好啦好啦。不說了,鐵林還約了我去聽評彈。”徐天擺擺手,抄起外套就出門了。


““嘿,你這孩子!今天不上班么?兩個大男人聽什麼評彈呀!”身後傳來徐家媽媽軟糯的埋怨聲。


入冬的天,而徐天本就是不耐冷的身子,出門後他裹了裹外套,便想起兩個月前有人將圍巾留在自己家中,說是怕自己著涼索性送給自己。一想到那人給自己圍圍巾時的鄭重,拒絕不過的徐天心裡有些久違的甜蜜。可圍巾徐天倒是一次也沒戴過,他有些搞不懂這種彆扭的情緒從何而來。


而那林小姐,其實是母親的什麼遠房親戚介紹的姑娘,自己實在拗不過母親,才去見了一面。文文靜靜說話也細聲細語,一看就是個好姑娘,可徐天總覺得缺些啥,卻又說不清道不明。後來本是打算找鐵林訴苦,可鐵林那傢伙又開始怪叫著讓林小姐給他做嫂子,徐天想想就腦仁疼。之後就避免再去見鐵林,免得又惹自己心煩。說起來都快兩個月不見他了。


所以徐天這次出來定然不是和鐵林看什麼評彈,他到菜市場請了半天假,一個人在街上閒逛。路過仙樂斯時,他朝裡頭望了一眼,過去這里有個叫柳如絲的頭牌歌星,鐵林差點同她訂了婚,那會兒鬧得滿城風雨的,後來卻全无下文,柳如絲也回了東北老家,仙樂斯自己也再也沒去過了。當然,柳如絲還在的時候,自己也不常去的,自己本就不喜歡那種場所,那時是為鐵林追柳小姐出謀劃策才不得已去的。


想得入神時,身後傳來急促的車鈴聲。


徐天側身想要避開,卻避之不及,自行車生生撞在了自己胳膊肘上,長袖外套給劃出了一道口子。他顧不了那麼多,忙去扶已經摔倒在地的人。那人穿著巡捕的衣服,個子估摸只有一米六多一些,捂著膝蓋吃痛得齜牙咧嘴。徐天有些懷疑這樣的小個子真的能駕馭比自行車更“兇猛”的東西么,還怎麼當巡捕。他扶起那人,那人站起來后便點頭哈腰地道歉,全然沒有巡捕該有的氣勢。


“這位先生,真是對不起,把您的衣服給劃破了,您給我個地址,我明天登門補償你。”小個子巡捕說得一本正經,倒讓徐天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客氣了起來。


“不要緊的,我家樓下就是裁縫鋪,裁縫和我很熟的,讓他給補一下就好。”


“這怎麼行……”小個子有些為難,五官全擠在了一起。


“行的。小兄弟你是麥蘭捕房的么?”


“你怎麼曉得的呀?”小個子眨著眼問道。


“你穿著巡捕的衣服呢,再說了,這片不都是歸麥蘭捕房管呀。”


小個子巡捕恍然大悟,雖然這是再明顯不過的事情。“先生眼力真好。這次真是對不起了,今天我第一天到捕房報道,快遲到了我才匆匆忙忙撞到了先生。真是對不起。”他撓著頭苦笑道“不過,已經遲到一刻鐘了。第一天上班就遲到,捕頭非殺了我不可。”


徐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印象中鐵捕頭有這麼兇么?“沒這麼誇張吧?”徐天反問。


“何止呀,自從新捕頭上任,麥蘭的紀律可嚴明啦。多虧了新捕頭,我們這些沒後台沒有后門走的人才有了機會維護社會治安,除暴安良!”他拍了拍胸脯說:“順說,我叫順子,就是同花順的順。”


徐天笑著聽他說完,覺得這人有趣得緊,便說“順子兄弟,要不我同你一起去捕房?你們捕頭和我認得,我去給你說說,就講是發生了意外,才耽誤了時間讓你遲到的?”他也不清楚自己怎麼突然對個陌生人上了心。


“真的可以么?”


徐天點點頭,便扶起了順子,和他一起向麥蘭走去。


“先生您認識我們鐵捕頭呀?”順子在路上問道。


“是呀!”


“鐵捕頭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呀?平時會不會很兇?”順子表情有時都能誇張過鐵林。


徐天想了想鐵林兇起來眉毛鬍子揪在一起的樣子,很是滑稽。“你在他手下工作個幾天不就曉得了么?”徐天想,在鐵林下屬面前還真不好講鐵林的壞話,例如鐵捕頭還像個孩子啦,例如見到好看姑娘腿都邁不動啦之類的。於是索性賣了個關子。


到麥蘭捕房之後,其他巡捕知道是徐天來了,都紛紛尋來鐵林。這就像麥蘭捕房的不成文規矩一般,大家都曉得鐵捕頭最要好的兄弟是徐天,徐天自由進出捕房大家也習以為常。


“天哥!你怎麼有空來啦?!”鐵林從里間的辦公室跑出來。


原來他以為自己是沒有空閒。徐天心裡一沉。


“你們捕房的小兄弟,在馬路上撞到我,我怕他遲到講不清楚,就乾脆同他一起來了。”徐天指了指躲在門后的順子,“我自己也蠻久沒見你了。我想……啊不,我媽媽想你想得緊。”他小聲補充道。


“天哥你沒事吧?衣服都劃破了!”


這時順子探了個頭進來,被鐵林快步上前一把揪過來“遲到了還撞了人,倒找證人給你說情了?!站在門口鬼鬼祟祟的哪裡像個巡捕!”鐵林開口就訓起了新人,順子則縮著腦袋不敢亂動,只好向徐天投去求救的目光。


“行了,別就知道給人下馬威。要知道,順子不曉得多崇拜你咧。”徐天打起了圓場。


鐵林半信半疑地看了看兩人“真的……?”


“是啦是啦,快放人家去工作啦。我們兩兄弟好久沒說說話了。”徐天擺擺手,示意順子快見好就收,而順子一溜煙就沒了蹤影。


“天哥你就曉得幫外人。”鐵林不滿意地說。


徐天自顧自地坐下,“哪裡叫外人,順子是你們麥蘭捕房的人,什麼時候是外人啦?按理說我才是外人呢。”


鐵林有些急“亂講!天哥怎麼是外人,天哥一直是我內人!誒,不是不是,這話怎麼講來著?自己人,天哥是自己人。”鐵林笑著不好意思地撓頭。


徐天也跟著鐵林傻笑了起來,感到撥開雲霧見青天的舒坦。


“今晚到我家吃飯嗎?我媽她怪想你的。也把你爹接過來,一起吃個飯。”


“好呀!我快一個半月沒吃上姆媽做的紅燒魚了。”


徐天覺得好笑“你居然還數日子了?”


鐵林怪委屈地撅嘴,“你之前不說忙么?我怕你又有什麼大事情,不敢打擾你。反正你有事也總瞞著我。”


徐天不好意思地看著地板,像是要把地板看出個窟窿。自己為一些事糾結了快兩個月,以為只是不見鐵林便能迎刃而解,到頭來竟是庸人自擾。誰知道鐵林這邊還這樣滿腹牢騷。“行行行,我以後不瞞你了。”


“你可別說話不算話。話說我之前的案子也結束了,我們過幾日去聽評彈吧!”


“好好好。”徐天微笑著答應,胸中積攢數日的不快一掃而空。


……


這日下午,麥蘭捕房清閒得不同往常,徐天和鐵林吃過午飯后就坐在捕房的辦公室里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四周沉靜,風吹著窗外的樹枝,冷不丁還會輕輕拍打到辦公室的玻璃窗上,樹葉則發出一陣陣沙沙的聲響。徐天的桌前攤著一本關於偵查的舊書,他翻了兩頁便打起盹來,朦朦朧朧中,隱約聽到坐在他一米開外處的鐵林輕聲哼唱著什麼。


“好花不常開


好景不常在


愁堆解笑眉


淚灑相思帶


今宵離別後


何日君再來”


他終於知道為何這首歌如此熟悉了。


 


TBC.



评论

热度(30)

  1. zzzEat your flower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