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

【紅色同人(徐天/鐵林)】《何日君再來》chapter1

Eat your flowers:

《何日君再來》(徐天/鐵林)


开的新坑,其实红色还在看的过程中,学业忙没啥时间看电视剧,所以若有bug还请大家担待。不过写文就像是换换心情,还是要写的(笑)chapter2已经写好了,大家可以去po主近期的po文里找一下。基调挺清水的,大家食用愉快。


=========================================


Chapter 1.


秋老虎剛過,加之已經下了小半個月的雨,天是要真的涼起來了。


徐天抬頭看了看天空。所幸,這會是個順秋,只不過一場秋雨一場寒,還真不該拒絕母親讓自己多穿一件褂子的建議。這日的徐天只穿了薄薄的長衫,秋日的涼風溜進他的袖口,如此這般的透心涼也讓他不禁打了個激靈。


今天他並未從三角地菜市場直接回家,而是朝仙樂斯歌廳的方向走去。大概是這綿綿秋雨都將有錢公子哥兒們的玩樂心洗刷得一點不剩,仙樂斯門外只有零星幾輛黃包車,門可羅雀的景象全然不見昔日的輝煌。只不過歌廳內傳來的依然是時下最流行的歌曲。裡頭傳來陌生而慵懶的嗓音伴著淅淅瀝瀝的小雨,而門口的車夫也隨著節拍搖頭晃腦,有些沉醉於此。


“好花不常開


好景不常在


愁堆解笑眉


淚灑相思帶


今宵離別後


何日君再來”


徐天說不出在哪兒聽過這首曲子,就覺著熟悉無比。他搓搓手,在仙樂斯對面的店前駐足。一刻鐘后,從裡頭出來了個朝他招手的男人。男人將頭髮梳得一絲不苟,兩撇小鬍子並未讓他顯得老成,反而有了些玩世不恭的意味,他一出門,就本能的將嘴以下全部縮入圍巾中,藏起了他活潑的小鬍子。


“天哥!你幾時來的?”那人小跑著過了馬路。“等很久了麼?”


“沒有,剛到不久。”徐天答道。他也縮了縮脖子,夏天穿的長衫快被這秋風填滿。


面前的男人像是注意到什麽,立馬將圍巾取下套在徐天的脖子上,還繞了兩個圈,甚至妄圖打個奇怪的結。這讓穿著單薄長衫的徐天看上去有些滑稽。


“你這人,還真野蠻。” 徐天雖埋怨,倒也並未阻止。


男人瞪著圓眼睛,“你不是覺得冷么?也不誇誇我會疼人。”


徐天訝與男人如此觀察細微。就笑了笑,面對男人這些俏皮話,也不了了之。


有些強硬的男人叫作鐵林,是法租界最大捕房麦兰捕房的捕頭,人稱“鐵公子”,為人耿直無畏,破獲過幾個大案子,在法租界也算是有名有號的人物。這樣的人物,現在心中正盤算著如何在自己已經拿了雨傘的情況下,鑽進被叫做“天哥”的男人的傘下。


“撐自己的傘去!”徐天用手肘頂了一下鐵林。鐵林有些吃痛地怪叫,然後誇張地笑著打開了自己的傘。


路上沒什麼人,他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朝同福里的方向走去。


“今天怎麼讓我來仙樂斯等你?”


“這幾天有個案子,來這邊問話,天哥你要聽我講么?”


徐天立刻回答:“求你別講!”


鐵林聽他這麼說,有些氣不過:“這案子我遲早會破,我和你講案子,又沒有要拉你下水的意思,我好歹三代巡捕世家,現在也是個捕頭了。”


徐天溫柔地笑笑“我可沒那意思,這不是怕你說得我心癢難耐么?我不去搶你的功勞。”


“唔……這還差不多”鐵林答應道,轉瞬想想,又覺不對,這不是在損我么?“天哥,你這人伐上路哈,明裡暗裡都要損我。誰說我一定就會被你搶去了功勞?!”


徐天不置可否。


見他沒了反應,鐵林撇撇嘴換個話題,“徐家姆媽今晚做什麽好吃的呀?”


“你去了不就曉得了么?”


“這你都要賣關子,真沒勁。”鐵林撐著紙傘無趣地跟在徐天身後,保持著半個身的距離,不遠也不近。他看上去有些單薄,雨水幾乎濡濕了他左邊的肩,頸子上圍著的是自己那條咖啡色圍巾,顯得格格不入又和諧無比。徐天高挺的鼻樑和他清秀的面龐,睫毛上似是還有些水汽。天哥人好看,穿什麽都好看。鐵林心裡默默地想,這種溫潤如玉的氣質自己八輩子是別想了。


“瞧什麽呢?”徐天注意到對方的視線,側過頭問。


像被揪到了小辮子“沒……沒啥。”鐵林嘟噥了兩句。


到同福里已是晚上8點,天早就全黑,徐天自家小樓亮著燈。小巷子里可以聽到裁縫鋪里榮叔和小翠在說說笑笑,小翠時不時還罵兩句,聲音卻軟糯可愛,穿過了這秋雨的迷霧使整片黑暗變得柔和蕩漾起來。


徐天覺得心裡舒坦,他想若是每天都如此舒坦就最好了,鐵林有空可以騎車載自己去菜市場上班,雖然在自己到底重不重這個問題上他們永遠無法達成一致。然後晚上可以叫上鐵林來家中吃一餐晚飯,倒也不至於自己和母親二人吃飯顯得孤孤單單,或者只是和鐵林去軋馬路,走哪條街都行,就沿着這青石板路一路走下去。


就這樣,持續了幾個月,甚至一年都這麼下來,一切都成了一種習慣。而習慣其實是件很可怕的事,太過於習慣它的發生,一旦不能如願了,便會失望。


可徐天知道,失望是遲早的事,法租界的太平不會多長久,他恨不得把太平日子拆散了碾碎了每分每秒數著來過。那之前,自己在黑黑白白的世界里遊離許久,最終變成灰色好不容易抽離出來,身邊的那個人自始至終都在,卻依然像張白紙一樣,徐天認識到這一點后便想多和那人處處,多一分一秒都好,仿佛自己也能染成白色,像白紙一般地活著。


此刻,老馬將髒水朝門外潑,不巧潑在了路過剃頭鋪門口的徐天身上。這打斷了他的思緒。長袍底有些濕了,卻是鐵林先不知所措了起來。“天哥!不要緊吧天哥。”


“真是對不起對不起,我這真不長眼的。”


“不要緊的不要緊的”徐天忙說。一邊擺手一邊拉著鐵林往前走。身後還傳來老馬一個勁道歉的聲音。


“你看,都濕透了。”這回換成鐵林拽他到路燈下,有些可惜地看著他的衫角。


徐天倒不在乎“不要緊的,反正這夏天的長衫今年也是最後一次穿了。”


“秋老虎過去了,也該涼了吧。”


“今天就挺寒的。”徐天低頭答應道。


“所以我的圍巾是能派上用場的呀。”鐵林伸手幫徐天整了整圍巾,圍巾上也沾著秋日雨夜的水汽,鐵林的手也變得有些潮乎乎的。“你明天多穿點兒,別著涼了。”


“曉得的。你也是。”徐天今天突然有些不捨,至於具體是什麽,他講不好。


他甚至想讓這坑窪的青石板路永遠不要有盡頭。這個不受控制的念頭讓徐天多少有點害怕。


“哦。”鐵林小聲附和。他拍拍徐天的背“走,進去吃飯吧。徐家姆媽做的紅燒魚好香呀!”


“你這狗鼻子就聞出了紅燒魚?”徐天被他逗得壞情緒一掃而空。


“廢話,我來你家蹭了一年的飯了。”


“還好意思講喲!”


徐天回手關上門,隔斷了門外的蕭瑟秋風。他取下圍巾笑著塞進鐵林手中,朝廚房喊了一句“媽,我們回來了。”


 


TBC.



评论

热度(54)

  1. zzzEat your flowers 转载了此文字
  2. 油桃Eat your flowers 转载了此文字
    见铁徐必转